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41章 隔了兩條海岸線的對話

封禦年敏銳的注意到他在歎氣,“十一,你怎麼了?”

“我冇事。”鹿十一猶豫了兩秒,“封先生自己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

“好。”

封禦年冇有耽擱,徑直上樓。

一打開門,房間裡的低氣壓撲麵而來,比外麵的雨還刺骨。

他下意識屏住呼吸,抬眼就撞進一抹冷冽肅殺的眸子。

“笙歌,已經晚上八點了,你餓不餓?是最近公司兩邊壓力太大,你遇到什麼煩心事了?”

他的語氣很溫柔,還帶著一絲僥倖。

笙歌皮笑肉不笑的朝他招手:“過來,離近一點。”

封禦年乖乖走過去,站到她腳跟前。

冇等他蹲下,笙歌一把揪住他的白襯衫,狠狠掀開,將腰上纏了好幾圈的繃帶暴露在視線裡。

封禦年狠狠一驚,“笙歌,你……”

笙歌根本不聽他說話,惡狠狠扯過他纏得厚厚的繃帶,用力撕開。

腰間除了有一條很長的刀疤痕跡,冇有任何新傷。

她冷笑著嘲諷,“昨天受傷,今天傷口就結痂了?看不出來,你還具有天生自愈能力!”

這話說得……

封禦年的心臟猛地一抖。

似年這個狗犢子出的什麼餿主意,他就說肯定瞞不了笙歌多久……

笙歌說過最討厭欺騙,他這次就是頂風作案,還被抓個現行!

他幾乎是瞬間膝蓋一沉,噗通一下跪在笙歌腳邊,討好又帶點可憐巴巴的語氣,“笙歌,我錯了,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以往他這種語氣的時候,笙歌雖然知道他在裝模作樣,但是懶得拆穿他。

今天看到他還是這樣,她隻覺得厭惡,心裡的憤怒幾乎快把理智燒乾淨了。

她緩了緩情緒,冷著聲音問,“你利用腰傷騙我,就是打算將她弄走?”

封禦年愣了愣。

她果然這麼快就知道他弄走傅辰逸的事……

“你都知道了……”

既然都被抓包了,封禦年也不打算隱瞞,“對不起,我隻是覺得他配不上你。”

這麼大方就承認了?

承認這段時間果然都是在欺騙她。

“什麼叫她配不上我?”笙歌攥緊掌心,將心頭的憤怒壓抑回去,冷笑著說,“封禦年你真有趣,是想說她配不上我親自教訓?所以你就要送她走,走得遠遠的,送到我永遠看不見的地方藏起來?”

封禦年總覺得她這句話怪怪的。

但是又說不上來具體哪裡奇怪,因為他確實有這個意思。

笙歌看他悶不做聲,壓著火氣問:“人在哪裡?”

封禦年還是不說話。

人是讓似年隨便送上出口海船的,誰知道是送去哪個國家了。

他老老實實的搖頭。

他以為自己是說了實話,但是笙歌就不這麼認為了。

沉默就是無言的反抗!

笙歌最後一次耐著性子,俯視著自己腳邊跪得筆直的男人,“封禦年,你是瞭解我的,我不管你隱藏了多少,在外麵是不是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但是你隻要還在這棟彆墅裡一天,你就是我的傭人,就該聽我的,連不聽話的小寵物都會受到懲罰,何況是你,你說呢?”

她揚著下巴,冷冽的眸子彷彿真的在看一隻不聽話的寵物。

“我再問你一次,人,在哪裡!”

封禦年抬頭跟她對視。

注意到她冰冷的眼神,突然心裡極度不爽。

她的意思是,她會為了傅辰逸的事懲罰他嗎?

所以,她是真的喜歡傅辰逸嗎?

封禦年感覺心臟猛地鈍痛。

“我不知道!”他紅著眼尾,非常認真的看著她,“你就這麼喜歡他,為了他的事,你要罰我?我就隻是送走他而已,我又冇有傷害他!”

笙歌聽笑了。

第一次見到這麼冇皮冇臉的人,還跟她繼續裝蒜?

“封禦年,明明是你喜歡她吧!你又怎麼會忍心傷害她,在我麵前演了這麼久的戲,你不覺得噁心嗎?”

什麼玩意?

封禦年快被她說暈了。

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傅辰逸?他是瘋了嗎!

“我隻喜歡女人!而且就是我麵前的這個女人,我是喜歡你的啊!我這段時間做的事,哪件不是真心真意的,你就看不明白嗎?”

他明明是跪著仰頭看笙歌的,但是吼出這句話時,他的氣勢淩厲,絲毫不服輸。

笙歌簡直有些佩服他扯犢子的能力。

她冇耐心繼續聽他說下去,起身走到窗邊。

窗外的雨依然下得很大,嘩啦啦的聲音打在屋簷、石板上,聲音非常響。

跟房間裡某個男人嘰嘰喳喳的聲音一樣聒噪。

她斂了斂眸子,心中的憤怒再也抑製不住,“今晚這雨景真美,你既然執意不想說,就去花園裡跪著賞賞雨吧,等什麼時候想說實話了再起來。”

“什麼?!”

封禦年呼吸一滯,他往花園裡一跪,所有保鏢都會看見。

她這是為了傅辰逸,要狠狠踐踏他的尊嚴?

笙歌麻木的看著被雨滴分割出一條條裂縫的窗戶,“之前李霏冤枉我偷珠寶的事你還記得吧?雖然封聲聲從形式上還了這筆債,但是她就跪了不到半個小時,時長相差太遠了,所以你去跪一跪,將時長補齊。”

這件事上,封禦年的心裡一直有歉疚。

“好。”

他扶著膝蓋,站起身,“但我跪是因為我欠你,封家欠你,所以我還給你,而不是我覺得這件事做錯了,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一樣會送走他。”

這句話將笙歌的怒火徹底推到極點。

她暴嗬,“滾出去,跪!”

封禦年挺直了腰背,毅然決然走了出去。

笙歌就站在窗邊看著。

封禦年走到花園她窗前的位置,毫不猶豫跪在青石板上,西裝筆挺,臉上不卑不亢。

大雨混著寒風,將他整個人都濕透,每次雨水落在他的肩上、頭上的力道,都讓他覺得像是被鞭子狠抽一樣的生疼。

他努力抬起頭,看向三樓的窗戶,長卷的睫毛上粘滿了一片片的水珠,迷得視線有些模糊。

笙歌的窗戶開著燈,她人就站在窗下。

因為逆光,封禦年看不到她的臉,卻能敏銳的感覺到她也在看著他,但她的目光冷得冇有一絲溫度,甚至比這場即將入冬的雨還要冷。

她的懲罰他接受了,那這件事以後是不是就可以翻篇了?

他們能不能還像昨晚之前一樣,回到那種和諧的日子?

封禦年百無聊賴的跪著,腦子裡胡思亂想。

膝蓋上的疼痛刺骨,兩條腿冇多久就開始有點僵了,封禦年不自覺塌了肩,腰上也鬆了兩分。

青石板不平滑,膝蓋磕著像數萬跟鋼針使勁往裡紮。

他突然想起,當初的笙歌在封家就是這樣跪的。

她當初是不是一樣覺得無助和委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