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0章 醉懵,給某人一頓暴揍

傅辰逸很冤枉,但是麵對紀禦霆的質問,並且將人強行搶過去的行為,他很不爽。

“禦爺是懷疑我下藥?我傅辰逸不屑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是笙歌她心情不好,我陪她喝酒而已,她醉了,我要帶她回去休息了。”

他上前想將笙歌搶回來,被紀禦霆側身避開,將懷裡的笙歌摟得緊緊的。

“不用勞煩傅少,我會照顧好她。”

傅辰逸神情逐漸嚴肅,“聽禦爺的意思,你也喜歡笙歌?”

“對。”

傅辰逸很煩。

好不容易走了個封禦年,現在又來個紀禦霆擋道。

“禦爺這樣摟著她,不太好吧,而且笙歌是纔回S市的,貌似跟禦爺並不熟,但我跟她是從小的感情,禦爺還是把她交給我比較好。”

他準備上手硬搶,似年攔到他麵前,“傅少自重,笙歌小姐跟禦爺已經訂婚了,由他照顧笙歌小姐合情合理。”

“訂婚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他怎麼一點訊息都冇聽到?

似年看出他的疑惑,“是昨晚紀老爺子去鹿家親自訂下的,訊息將會在笙歌小姐的洗塵宴上公開,還請傅少明白,這裡誰纔是外人。”

傅辰逸臉色一白,冇想到紀家動作這麼快,而鹿紹元竟然直接就答應了!

紀禦霆是笙歌的未婚夫,而他隻是朋友,這波他不占上風。

見他冇再阻攔,紀禦霆將笙歌打橫抱起,轉頭就要離開。

笙歌膩在他寬闊的胸膛上,聞到他身上熟悉的菸草味,雙手幾乎是下意識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彆走,你剛剛說過…不會離開我的……”

傅辰逸也聽見了,得意一笑,“禦爺,看來笙歌她還是更想跟我走。”

紀禦霆渾身僵硬,低頭看向懷中醉得不省人事,卻還一臉委屈的笙歌。

她早上說有喜歡的男人,難道就是傅辰逸?

還跟傅辰逸單獨來蜜色酒吧喝酒。

她明明酒量好,警惕性也高,這次竟然會毫無防備的醉成這樣,看來是真把傅辰逸放在心上了。

可為什麼,偏偏是傅辰逸……

紀禦霆強忍胸悶,斂下眼底的痛色,低沉的嗓音極有質感,“似年,請傅少離開。”

似年上前趕人。

傅辰逸很不甘心,“禦爺,強扭的瓜不甜,你應該尊重笙歌的選擇,讓我帶她去休息。”

紀禦霆回頭,冷戾的睨了他一眼,“她是我的未婚妻,我想怎麼做,都比你合適!”

陰惻惻的落下這句話後,紀禦霆穩穩的抱著笙歌離開。

“禦爺,你跟她才認識多久,她是不會喜歡你的!你要是敢對她動手動腳,等她酒醒,後果自負!”

傅辰逸很不放心,還在身後狂喊。

紀禦霆選擇無視,步伐沉重的抱著笙歌去了隔壁酒店。

剛到酒店門口,就跟開完房卡、火急火燎要回去酒吧的鹿十五鹿十七撞上。

兩人先是注意到似年,紀禦霆帶著鬼麵,他們不認識,但很難不注意到他懷裡的笙歌。

“小姐怎麼在你懷裡?!傅少呢?”

眼看氣氛劍拔弩張,似年趕緊上前解釋,“這是禦爺,也是我的新任上司,笙歌小姐醉得太厲害,禦爺是準備開間房照顧她。”

“可是,小姐她醒了會不喜歡的……”

似年:“冇有可是,婚約是兩家長輩定下的,他們結婚是遲早的事,笙歌小姐醉酒,難道還有比禦爺更合適照顧她的人?是你倆還是我?”

鹿十五鹿十七互看一眼,冇話說了。

似年眼尖的注意到十五手裡的房卡,趁他還在糾結,直接搶了房卡,跟紀禦霆進了酒店。

鹿十五和鹿十七趕緊跟上,就在房間門口守著。

似年從房間出來,哥倆好的拍了拍兩人的肩,“大半年冇見了,要不今晚咋們哥幾個好好喝一杯?”

鹿十五為難,“這不太好吧,小姐住酒店,我們得守著。”

鹿十七跟著點頭。

“有什麼不好的,有禦爺在呢,禦爺身手不差,會保護好笙歌小姐的,走走走,咋們找個地兒喝酒擼串去。”

“誒,等會……”

兩人十分‘不情願’的跟著似年離開了。

酒店房間裡。

紀禦霆將笙歌抱上床,幫她褪去外套和高跟鞋,捏好被子,又去浴室取來一盆溫水,小心翼翼的幫她擦臉。

他動作很輕,深怕弄醒了她。

床頭櫃上的檯燈昏黃,給房間增添了幾分朦朧曖昧。

紀禦霆的目光隨著毛巾,在她那張睡顏精緻的五官上遊走,似要牢牢刻畫進心裡。

哪怕隻能這樣安安靜靜的看著她睡覺,他心裡也是滿足的。

這張臉,這個人,是他要刻進骨子裡去深愛的存在。

可是,她現在喜歡傅辰逸……

才半年,她好像已經完全將自己忘了。

不,也冇完全忘,作為前夫,他還能被她拿出來甩鍋。

越想到這些,紀禦霆心裡就像被一把鋒利的刀子狠狠剜著,連呼吸都是痛的。

他紅著眼尾,頹然的坐在床頭,靜靜看著床上的笙歌。

現在她睡著了,眉目安穩,那張紅潤飽滿的小唇微微張著,是極致的誘人。

紀禦霆私心想著,能不能偷偷親她一口?

反正她明天酒醒了,也不記得。

但這樣做,是不是太不正當?

他懷揣著矛盾的心理,忐忑的俯身湊近她……

笙歌已經醉懵了,這還是她自從被酒傷胃以來,喝得最猛的一次。

她顫著睫毛,恍惚間睜開了眼,還不清晰的視線就看到一張極其恐怖且無限放大的鬼臉。

手上幾乎是本能反應,啪地一下狠狠打在那張難看的鬼臉上。

“什麼妖魔鬼怪,也敢靠近你姑奶奶我!”

“嗷……”

一聲猝不及防的痛呼。

紀禦霆完全冇想到她會突然醒來,還會突然出手,鬼麵下的鼻梁骨都快被這重重一擊壓癟了。

想揉揉鼻梁,看看流鼻血冇,但是笙歌醒了,他不敢摘下鬼麵,隻能強行將痛楚嚥下去。

笙歌雖然人醒了,但酒還冇醒。

她視線是昏花的,腦袋是暈乎的。

那張鬼臉在她眼前像時鐘的指針一樣,打著圈圈。

她手撐著床,邊往後退,邊坐起來,整個人蜷縮到床頭,手上搖搖晃晃的做出防禦姿勢。

“你這醜不拉幾的玩意,離我遠一點!”

紀禦霆很無奈。

見她好像還醉著,才清了清嗓子,沙啞著說,“鹿小姐,我是紀禦霆。”

紀禦霆?

笙歌默唸了一遍這個名字。

連日來,她聽得最多的就是這個名字。

簡直對這三個字厭惡到極點!

藉著酒勁,她狠辣的一腳踹過去,又去摸床頭櫃上的東西當武器,凶神惡煞的罵:

“你個王八羔子!還想娶我!我先送你去見閻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