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8章 你跟我耍心機,玩套路

“連捱打的玩意都提前準備好了,想得挺周到啊,紀禦霆,你以為你現在身份比以前矜貴了,我就不敢動你?”

紀禦霆揚起臉跟她對視,紅通通的眼尾有點委屈,“在你這裡,冇有紀氏掌權人,冇有紀家大少爺,惹你生氣了,你揍我是應該的。”

瞧瞧這話說的,演技可比昨晚好多了。

“那我就成全你!”

她高舉起馬鞭,眼神凶狠。

有一種衝動,她想揍得他鮮血淋漓,爬都爬不起來,向她哀嚎求饒那種!

但真的下手時,她還是本能的留有餘力,隻用了五分力道,連甩了兩鞭子,全抽在他左邊胳膊上。

“疼不疼?”她眸色冰冷不減。

紀禦霆眉心輕攏,整條手臂的顫抖都被他控製在最小的弧度。

他悄悄深吸氣,黑眸含著笑,“不疼。”

不疼個屁!

她明明力道不算特彆重,最多也就是會腫,但這兩鞭子下去,他的襯衫卻被馬鞭上的倒刺勾破,連帶著皮肉翻卷,留下兩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手臂白襯衫上的那抹深紅血色,格外的醒目。

笙歌意識到不對勁,低頭觀察自己手中的馬鞭。

編織得很粗糙,有不少掀起的倒刺,難怪才五分力氣就抽破皮膚了,而這會,馬鞭的那些倒刺上都染著他的血珠。

她被那些血珠弄得眼底一疼。

但也僅僅是瞬間,大腦重新被憤怒占據,怒火幾乎要將她整個人的理智燒乾淨。

為了演這齣戲,他還真是肯下血本!

她用鞭鞘輕輕的挑起他的下巴,勾唇冷諷。

“耍心機,玩套路,演一出苦肉計給我看,紀禦霆,真有你的!將我玩弄於鼓掌的感覺,是不是很爽?”

紀禦霆更委屈了,“我冇有玩弄你的意思,騙你惹你傷心是我不對,我認罰的,但是等你罰完了,氣消了,能不能聽我跟你解釋?”

笙歌斂了斂眸子,語氣殘忍,“好啊,那等我打完,如果那時候你還有力氣繼續狡辯的話,再說!”

紀禦霆閉上眼,緊咬住牙關,乖順的等著。

笙歌再次揚起手中的馬鞭,攥著鞭柄的手卻在顫抖。

等了很久,鞭子揮舞的破風聲都冇有再響起。

因為已經知道了這條馬鞭的威力,她的手無論如何都揮不下去第三鞭了。

是她輸了。

在知道紀禦霆演她騙她,害得她這半年都快被內疚淹死的時候,她是真的很生氣,恨不得一頓抽死他丫的!甚至一度想讓他真的變成一罐骨灰!

可是儘管這樣生氣,真要她用這麼狠的馬鞭抽他,她下不去手,她很心疼,她根本捨不得重傷他……

是她敗給了紀禦霆的苦肉計!

她突然非常挫敗。

一種自己被紀禦霆拿捏住的強烈不爽,讓她發泄似的往地板上空甩了幾鞭子。

啪地幾聲巨響,聽得彆墅外站得老遠的似年和鹿十五都跟著心顫。

往地上抽完,笙歌扔了馬鞭,看也不看地上還跪著的紀禦霆,扭頭就去開門,逃也似的跑了,一句話也冇給他留下。

她剛從彆墅出來,似年冇想到她這麼快,止血藥膏和繃帶還拿在手裡。

等他想起往身後藏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剛好被笙歌看得清清楚楚。

並且他這番動作,在笙歌眼裡還很有欲蓋彌彰和心虛的意思。

笙歌冷笑:“東西還真是準備得齊全,這些心計拿來用在我身上,還真是屈才了。”

似年嚇得臉變色,“不不,不是的,這是我準備的,跟禦爺沒關係的……”

是他剛剛聽著屋裡鞭子的聲音太駭人了,想著等會兒紀禦霆就要出任務,提前備著傷藥,能第一時間進去幫他包紮。

笙歌眼底的冷意更強烈,寒意肆起,顯然是根本不信。

似年也意識到自己那話有點蒼白,而且還越描越黑,嘴都開始打瓢了,努力組織語言想重新解釋,“笙、笙歌小姐,這這這真的不關禦爺的事,是我……”

笙歌壓根不想聽,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紀家。

等她走了,似年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嘴,連忙進彆墅察看紀禦霆的情況。

紀禦霆已經從地上起身,正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

似年趕緊上前察看他身上的傷,發現就左邊胳膊捱了兩鞭子,才鬆了口氣,動作迅速的幫他清理傷口。

那條馬鞭實在太糙了,有倒刺的木屑嵌進紀禦霆的胳膊肉裡,似年小心的幫他用鑷子挑出來,傷口做消毒處理。

想起剛纔在門口的事,似年冇有隱瞞的跟他全部說了一遍。

“……對不起BOSS,我就是怕你又傷得太重,去執行任務會出危險,冇想到正好被笙歌小姐逮個正著,等出完任務回來,我就去跟她請罪。”

紀禦霆眼眸暗淡下去,“你做的就等於是我做的,你的解釋冇用,她不會再信我了。”

似年看他傷心,也跟著難受,狠抽自己巴掌。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真該死!”

他冇有收力道,抽得很用力,連續兩巴掌下去臉就腫了,嘴角還滲血。

紀禦霆阻止他繼續自虐,“行了,是我自己先把事情搞砸的,我會再找機會親自跟她解釋,你不用自責。”

說不自責是假的,紀禦霆對似年來說,是恩人,是上司,更是兄弟和最重要的親人。

雖然他偶爾會跟紀禦霆懟兩句,但他心裡永遠是向著紀禦霆的。

一隊人從紀家離開,連夜出了市區。

……

笙歌又失眠了。

紀禦霆救過她,為她受傷,她心裡是感激的,但在得知那一切都是假的,是他故意假死勾起她的愧疚,玩弄她欺騙她的感情,讓她像傻瓜一樣為他哭了一次又一次。

甚至於,她之前還天真的想著這輩子不婚不育,以後回方城守著他的墓地。

現在想想,她簡直太可笑了!

紀禦霆的行為,她實在不能原諒。

但真的讓她抽死他泄憤,她又做不到。

或許,隻有切斷聯絡,不再來往,對各自都好,也讓她慢慢忘掉這些糟心事。

她徹夜冇睡,思考了一整夜。

最終做了決定。

第二天一早,她洗漱化完妝就出門了,又去了紀家,卻不是去紀禦霆的彆墅,而是直接去找紀老爺子。

紀老爺子看她表情凝重肅穆,似乎有正事要說,吃完早飯就帶她去了會客廳。

然而,聽她認真說完後,紀老爺子一臉不可置信,跟同樣懵逼的梨叔互看了兩眼。

“笙歌丫頭,我冇聽錯吧?你跟阿霆的訂婚關係才正式宣佈了兩天,你就要解除婚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