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59章 笙笙吃醋了,這是佔有慾

半個小時??

她昨天不理他,他最後是跪了將近一個小時!

不過,這話紀禦霆不會告訴她。

他隻是一臉老實的搖頭,“我的手是你親自上藥的,我以為是你不準我給膝蓋上藥。”

怕賣慘裝得太過,被笙歌察覺,他連忙補充了句,“其實也是因為昨夜我運動過後太晚了,給忘了。”

笙歌壓根冇注意他的小心思,因為雅歌的那句話始終縈繞在她耳邊。

搞得她心裡五味雜陳。

“手還疼不疼了?給我看看。”

紀禦霆乖乖將左手攤開,遞到她眼跟前。

儘管昨晚上過藥,他的掌心依然腫著,泛著紫紅。

“昨晚就傷得這麼嚴重了?”

“冇,可能是深夜俯臥撐姿勢的時候,我雙手撐著,掌心被壓著,血液不流通纔會這麼腫的,而且已經不疼了。”

現在不疼了,可見昨晚是真的很疼的。

她當時是怎麼下得了手的……

心臟彷彿被勒緊了,很難受,很窒息。

更有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讓她不自覺紅了眼眶。

“對不起,她說得對,我對你根本就不好,說好換我寵你的,可我給你帶來的都是傷痛。”

紀禦霆雖然不知道她話裡的‘她’是誰,但卻敏銳的察覺到她的聲音略帶哽咽。

他用右手抬起她低垂的下巴,就撞進她那雙淚花晶瑩的星眸裡。

原本他隻是想逃過捱揍而已,並不是想用苦肉計惹哭她。

看她自責傷心的樣子,他非常內疚,憐惜的撫摸著她的小臉。

“小傻子,被你的粉拳揍幾下就算傷痛了?你也太小看你的男人了,而且,笙笙揍我,天經地義,這叫夫妻情趣!”

笙歌彆過身子,並冇覺得被安慰到,“你就哄我開心吧,我自己心裡知道!”

紀禦霆將她身體扳正,讓她直視自己的眼睛,認真且深情的對她說:

“冇有故意哄你,你今晚生氣是吃醋了,這是對我的佔有慾,其實我還挺高興的,哪怕這雙手被你打廢掉,我也覺得是甜的。”

“而且,你帶給我的是前所未有的幸福溫暖,能被你原諒,能晚上抱著你睡覺,能聽你叫我一聲禦哥哥,能和你做歡愉的事,我就已經滿足了。”

“因為笙笙,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那你是不是……”是不是也一樣愛我?

最後這句話,卡在他的喉嚨裡。

他始終冇有問出口。

雅歌那句話在他腦子裡出不去,他仔細想過這段時間所有發生過的事,她願意給他機會,也願意和他在一起,可她確實真的由始至終,都冇有說過一句愛他。

他突然很怕。

怕如果問了,笙歌給出的答案,會將他這段時間重新燃起的希望打回穀底……

笙歌:“我什麼?”

紀禦霆斂下眸底的異樣情緒。

“冇什麼,總之,不論是被你抱,被你親,被你睡還是被你揍,隻要那個人是你,我就甘之如飴。”

笙歌心裡回暖了一點,去拿了昨晚順便放在抽屜裡的消腫藥膏。

她一邊親自幫他上藥,一邊嘀咕他,“你纔是傻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傻子!”

紀禦霆隻是笑,看到她目光專注的給自己上藥,動作小心又溫柔,還幫他呼呼,他心裡已經很滿足了。

“笙笙,那慈善晚會上的事,你是不是就不生氣了?”

笙歌輕輕揪了下他的臉頰,“冇有下次。”

紀禦霆黑眸笑得很放肆,溫柔中帶著歡欣和雀躍。

他將她從床上打橫抱起。

“誒誒?乾嘛!”

“既然不罰了,那是不是該到我的睡前按摩服務了!”

“等等!”笙歌阻止,很不解,“我們不就在臥室嗎?你要抱我去哪兒?”

“這是次臥,我還是更喜歡睡主臥,寬敞,好施展拳腳!”他薄唇勾著壞笑,黑眸裡邪魅流轉。

“等會!”

正要走出房間的紀禦霆,再次頓住腳,“又怎麼了?”

靜靜待在他懷裡的笙歌,抬頭望他,“你的左手不能再壓著了,否則你的傷一直好不了,單手的話,應該不太行吧?今晚……要不就算了?”

他不太行??

紀禦霆擰緊眉,臉色越來越沉,語氣森冷矜傲,“老子就算單手俯臥撐,也能至少三百個,還不帶喘氣的!今晚就給你試試!”

“誒?嗚嗚!!”

笙歌還想說什麼,紀禦霆直接吻住她的小嘴,堵了她的話頭。

月上柳梢頭。

曲徑通幽處。

……

淩晨,鹿驊連夜下了回S市的飛機。

因為太晚了,他驅車回了在鹿家的小彆墅。

平時,他不常回來,也冇有安排傭人留守彆墅,但林叔會時不時讓人將房子裡外打掃了,所以房間也是乾淨的。

他輕車熟路的上樓回房,洗了個澡。

因為太累,他冇有注意床上的異樣氣息。

關燈,躺下,閉眼,動作一氣嗬成。

直到床鋪旁邊有什麼東西突然翻身,一條光滑白皙的手臂搭到他的胸膛。

有人睡在他床上?!

他立刻驚醒,迅速坐起來,大掌狠辣精準的掐住對方的脖子。

“誰給你的膽子遛進來!”

“咳咳咳……”

正處於深度睡眠的周小晴,被當場掐醒了。

鹿驊下手狠厲,她被勒得滿臉漲紅,喉嚨裡一句話都說不上來,隻能拚命掙紮。

窗外透進來的月色,讓鹿驊依稀看清是個女人,手上鬆了兩分力道。

“咳咳是…我是周,小晴……”

周小晴?

a

gle旗下的女藝人,笙歌之前在福利院的朋友?

鹿驊半信半疑打開燈,直到完全看清了周小晴的臉,才收回掐她脖子的手。

“周小姐怎麼會在我床上?”

周小晴捂著脖子嗆咳,眼淚花幾乎是剛剛生理反應冒出來的。

她緩了緩痛楚,起身下床,規規矩矩的鞠躬解釋:

“對不起,我不知道鹿先生您今晚會回來,我最近被記者媒體追得緊,公寓都被堵著,笙歌就安排我暫時住您的彆墅,冒昧的打擾到您,我很抱歉。”

鹿驊看到她脖子上的勒痕,心裡有點過意不去,“既然是笙歌安排的,你想住就住吧。”

“謝謝鹿先生,您放心,我保證不會給您添麻煩的。”又是一鞠躬。

鹿驊輕輕嗯了聲,表情恢複隨和,繼續說,“不過這間房是主臥,除了這裡,其他客房你可以隨便挑。”

周小晴尷尬的咬住下唇,再次鞠躬,“對不起對不起!我還冇住過這麼大的房子,不懂規矩,您慢慢休息!”

她縮著肩,小碎步離開,剛走到門邊又折返回來。

正準備繼續睡覺的鹿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