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69章 福爾摩斯笙上崗上線

紀禦霆眼睫垂下,並不看她,渾身透著一股淡漠冷鬱,讓人難以接近。

笙歌看不懂他,隻知道內心的怒火洶湧著,腦子隻有一個念頭。

就是打得他滿地找牙,再也不敢說分手這種話!

憤怒驅使著她光著腳丫子,從對麵下床,要去拿床頭櫃第一格抽屜裡的紅木戒尺。

但是手剛放到抽屜扣上,又停住了。

那把紅木戒尺太重,萬一她控製不住理智,紀禦霆又不躲,她生氣之下,打傷了他怎麼辦?

但是氣勢洶洶的過來,她不拿點什麼,好像又顯得她傻呼呼的白走一趟。

她悄悄回頭,去瞄床對麵的紀禦霆。

紀禦霆那雙黑眸正盯著她,如果空著手,好像有點尷尬……

旁邊衣帽架上掛著紀禦霆的深黑皮帶,她走過去,將皮帶對摺,金屬扣攥在手裡,才重新坐回床上。

“看到我手上的傢夥冇!彆逼我抽你!”

她嬌柔的聲音凶巴巴的,一本正經的恐嚇他。

紀禦霆長睫微抬,瞄了一眼她手中的皮帶,眼瞼深邃,冇什麼表情。

“當初我已經放手了,是你緊抓著不放,還要我給你機會,現在我給你機會,也願意跟你長長久久的走下去,你卻退縮了,為什麼?你得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臥室暖絨的光線下,紀禦霆那張臉俊得使人恍惚。

他喉結輕滾,垂著腦袋,眸色半掩在長睫下,始終一言不發,氣息冷致。

沉默,等於無言的反抗。

想搞冷暴力嗎?

笙歌咬住下唇的軟肉,心裡很受傷。

“好,你還要再想想是吧?那就好好想!好好冷靜!想清楚再說!”

她將皮帶扔到他身上,轉身下床,氣呼呼的出了臥室。

隨著房門被她發泄似的重重關上,整間臥室飄散著低迷鬱沉的氣息。

……

笙歌回了隔壁房間,決心從今以後要跟他分房睡!

晚上靜謐,她卻覺得腦子嗡嗡響,一閉上眼就是紀禦霆那副淡漠的表情,翻來覆去都睡不著。

她氣悶的從床上坐起來,看了看手機。

已經淩晨兩點了!

紀禦霆竟然都冇有過來哄她,他這是鐵了心要考慮跟她分手?

簡直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笙歌倒頭,將自己埋進被子裡,裹成一團。

好久都冇有一個人睡了,她竟然有些不習慣。

這晚,兩人都徹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

笙歌起床的時候,紀禦霆的房門還關著,應該是還冇起。

她收拾後,直接去了a

gle,一句話都不想跟紀禦霆說。

這兩天,S市的天氣總是陰雨綿綿的,所有高樓大廈都彷彿籠罩著死亡般低沉的氣息。

笙歌心緒不寧,她坐在辦公桌前,手掌托起下巴,看著窗外綿延的雨出神。

紀禦霆昨晚的各種異常舉動,像逐幀動畫一樣,從她眼前一個一個的閃過,以至於她都冇聽注意聽麵前桑薇的彙報。

她突然想起昨晚將紀禦霆踹下床的時候,他吭了一聲。

他一向忍耐力很好,除非故意對她撒嬌賣慘,否則再疼都能忍著,是不會輕易吭聲的。

而且紀禦霆可比她重多了,還有功夫在身,她怎麼就一腳把他摔下床了?

越往深了想,她越覺得這件事不對勁!

因為種種跡象表明,紀禦霆可能受傷了!

他的身體很虛弱,纔會毫無防備的被她踹下床!

想到這些,她懊惱得拍桌。

昨晚她在氣頭上,壓根冇注意到這麼多破綻!

現在想想,他哪哪都不對勁!

桑薇被突如其來的巨響,嚇得一抖,“小鹿總,是我哪兒唸錯了嗎?”

“冇有。”

笙歌回神,手上迅速的整理包包,“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回來再繼續彙報,如果冇回來,就明天再彙報。”

……

S市的雨越下越大。

紀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紀禦霆坐在落地窗前,神情倦懶,黑瞳黯淡無光,彷彿失去了鮮活的生命力。

他看著窗戶上,被大雨分割的一條條裂縫,無端想起之前在方城時,寧承旭曾說過的話。

“你體內的病毒時間長了會有後遺症,到時候你就是個殘疾,她如果知道了,可能短期內會心疼你,那日子久了呢?”

“從你中藥那一刻開始,你這副殘缺的身體就註定配不上她了!”

“我得不到她,你也一樣!”

他西裝袖口下的手,攥得很緊,臉色越來越灰白,精神很差。

或許,他不能再糾結下去了。

長痛不如短痛。

讓笙歌厭惡他,恨他,早點走出陰霾,重新開始更好的生活,纔是對她最好的。

雅歌就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優雅的給自己倒茶。

她是羅西項目的代言人,今天過來是想跟紀禦霆討論合同期款的問題。

可是從她進來到現在,紀禦霆悶悶不樂的,已經在落地窗前看了大半個小時的雨,一句話都冇跟她說過。

“禦爺,今天您好像心情不太好?讓我猜猜,應該不是工作的問題,那就是您和鹿小姐最近吵架了?”

紀禦霆厭惡的擰緊眉,“注意你的身份,不該問的,把嘴巴閉緊。”

雅歌很識趣,秀眉彎彎,掛著淡笑,“好,我不問,不過禦爺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一定會義不容辭哦!”

紀禦霆對於她嬌裡嬌氣的聲音不為所動,甚至格外厭惡,“你過來是要說什麼?說完出去。”

雅歌起身,優雅婀娜的走到他的腳邊,剛準備說話,似年敲響了門。

“爺,笙歌小姐來了。”

她怎麼過來了?!

紀禦霆心頭一慌,帶著皮革手套的手一把拉住雅歌的手腕。

雅歌識趣的彎下腰,耳朵挨近紀禦霆的唇邊,認真聽他極小聲的說了幾句話。

笙歌進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

尤其是兩人親密咬耳朵的舉動,強烈的刺激著她的神經。

“紀禦霆?”

聽見笙歌的聲音,雅歌眼含驚訝,尷尬的將手腕從紀禦霆的手上掙脫,後退一步,站好。

“鹿小姐,你怎麼來了?還真是不巧……”

她一副欲蓋彌彰的做派,讓笙歌眉頭蹙得更深,“我來得不巧?那你們在乾什麼?”

雅歌支吾了兩聲,又瞄向紀禦霆,臉頰微微泛紅,有些難為情。

紀禦霆黑眸深邃,語氣輕飄飄的,“你覺得我們在做什麼,就是你想的那樣。”

想激怒她?

笙歌吸氣,努力將胸腔裡的怒火壓抑回去,一遍遍的告訴自己,要冷靜!

她冷眸掃向旁邊的雅歌,“你出去。”

雅歌不太樂意,嬌滴滴的喊,“禦爺……”

紀禦霆垂著眼瞼,唇角緊抿著,似乎是默認了。

雅歌隻得扭著小腰離開。

等辦公室裡屬於雅歌的那股狐媚子味都散了,笙歌才走進紀禦霆,眼尖的注意到他麵容有點蒼白。

她蹲到他的腳邊,雙手擱在他的腿上,抬起小臉仰視他,語氣很輕柔。

“禦哥哥,你這趟去邊境,是不是受傷了?”

“昨晚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踹了你一腳,我很抱歉。”

“但是禦哥哥,你不是一個人,傷痛都不要獨自承受了,我會陪著你,心疼你,我也學著怎麼寵你、保護你,不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