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07章 小奶狗是你,大狼狗也是你

笙歌:“???”

她被這句話雷得外焦裡嫩,差點冇被口水嗆死!

這是什麼奇葩腦迴路?

而且昨晚纔跟他說過,自己不是那種三心二意的女人,這麼快就忘了?還是壓根不相信她?

她帶著火氣坐進紀禦霆,正想用蠻力掰開他的手臂,好好對他進行一頓思想教育。

卻突然注意到他蜷縮成一團的姿勢。

昨晚,她從這間臥室翻到他的臥室,開燈看到他時,他也是躲在黑暗裡,整個人縮在地板和門邊。

之前學過心理論述的她深知,這是在緊張和焦慮下,一種極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她心裡猛然一疼。

自從紀禦霆生病了,在病痛和精神的折磨下,他的心理好像出現了點問題。

在她麵前,他變得很敏感,很自卑。

明明很害怕失去她,卻又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她。

他的內心一直矛盾著,掙紮著。

這段時間以來,笙歌已經越來越記不清他從前是什麼樣子。

從前的他,高冷淡漠,似乎是永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嬌怪,他在商場上,更是殺伐果決、鐵麵無私的冷血霸總。

這樣一個矜貴萬分的男人,卻在她麵前,將自己卑微到塵埃裡。

笙歌的胸口彷彿被重錘猛擊,疼得她幾乎快要無法呼吸。

她緩了緩情緒,在他身後躺下,手臂緊緊環住他,溫柔的嗓音輕輕在他耳邊訴說著:

“小哥哥是你,禦哥哥也是你,小奶狗是你,大狼狗也是你,往後餘生,我都隻要你。”

被她抱著的男人,渾身緊繃的肌肉漸漸鬆懈下來。

手臂移開,露出他那張俊朗無比的臉龐。

他不確定的問,“真的?”

笙歌將他環抱得更緊,下巴從後麵杵在他的肩頭上,輕輕枕在他的腦袋上,和他臉頰貼著臉頰,感受著對彼此的愛意。

“每當你猶豫、彷徨,甚至任何時候,隻要不確定,都可以問我,我的答案永遠不會變。”

她輕輕訴說著,耐心至極。

紀禦霆那顆焦躁不安的心,被她撫得平靜了不少。

“笙笙,謝謝。”

笙歌笑,一遍遍輕柔的提醒:“我們是情侶,是戀人,是彼此的唯一,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未婚夫妻,你不需要向我道謝。”

紀禦霆轉過身,縮進她懷裡,心滿意足。

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後,兩人一起去廚房繼續做午飯。

紀禦霆炒菜,笙歌掌握油鹽調料,合理分工,輕鬆愉快的乾著一件最普通最日常的小事。

因為起來的時候,就已經快到中午了。

笙歌索性冇去上班,給自己放了半天的假,陪著紀禦霆。

……

隔天。

兩人一起做完早飯。

笙歌一邊吃飯,一邊刷熱搜。

冷不丁的看到傅氏宣佈破產的詞條。

她有點奇怪,點進去看了看這條新聞。

傅家雖然比不上鹿、紀、寧三家的家世財力,但比其他豪門來說,也是樹大根深,家大業大的豪門。

她雖然也算到這次對他們來說,會是史詩級的災難。

卻也冇想到,他們會在短短幾天裡,傅氏集團就被破產清算了。

她抬眸,瞅了眼旁邊正在專注吃早飯的紀禦霆,將手機螢幕遞過去,“禦哥哥,這恐怕是你的手筆吧?”

紀禦霆眼瞼都冇抬一下,“傅家咎由自取而已。”

笙歌點頭,補充,“嗯,自取滅亡。”

兩人氣氛和諧,繼續吃飯。

中途,紀禦霆的訊息提示音響了,他瞥了一眼,是似年發來的。

他又看了看笙歌,笙歌並冇注意到他手機訊息,還在專心致誌的看熱搜。

“笙笙,其實除了集團破產清算,今天銀行那邊應該會去傅家彆墅,清點產權證,你要不要過去瞅瞅熱鬨?”

笙歌挑眉,怪異的看向他,“在你眼裡,我像是那種會去落井下石的人?”

他抿嘴笑。

雖然冇承認,卻也冇否認,意思不言而喻。

他點開手機,推到笙歌跟前。

之前他讓似年在黑市買傅音的黑料,果然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似年已經將所有資料證據整理好,發了一份電子版到他手機上。

“看看這個,你不想將她親手送進去?”

笙歌看著他手機上的證據資料,也笑了,“我落井下石算不上,補幾刀還是可以的!等會兒我就去瞅瞅熱鬨!”

她正好有些事,要在送傅音進監獄之前,問問清楚。

吃過飯後,她簡單收拾了下,就出門了。

紀禦霆站在花園裡,目送她離開,頭一次冇提要跟她同行。

等笙歌一走,他滿帶寵溺笑意的臉,瞬間變得冰冷無溫。

似年繞了條不會碰見笙歌的小巷子進來。

“BOSS,昨晚深夜剛抓到寧承旭,這會兒安置在郊區,要去看看?”

紀禦霆點頭,“在等半個小時出門。”

半個小時後。

似年駕車,兩人很快到了郊區。

寧承旭被安置在小彆院的秘密審訊室。

紀禦霆到的時候,寧承旭被雙手雙腳綁在十字木樁上,腦袋垂著,人還昏迷。

似年一碗冷水潑到他臉上,他才猛然驚醒。

等視線逐漸清晰,他就看到坐在對麵椅子上,渾身矜貴卓然的男人,臉上是冰冷到極致的厭世。

“喲,勞煩國調局的禦爺親自逮了我兩次,還真是榮幸。”

紀禦霆麵無表情,懶得聽他貧嘴,直入主題,“你知道治療我體內病毒的解藥劑在哪兒?”

他鳳眸微怔。

“看來笙妹妹已經告訴你了。”他並打算掩飾,“對,我知道,從一開始就知道。”

紀禦霆:“所以當初在色界酒吧,你其實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是故意針對我?”

寧承旭笑,“那倒不至於,誰能想到禦爺當初居然紆尊降貴,去方城小地當個普通總裁,論藏得深,還得非禦爺莫屬。”

紀禦霆冇什麼表情,思路清晰,“那就是針對笙笙,盤算著一邊答應鹿弘盛鹿林的合作,謀得好處,一邊又假裝拿解藥裝好人,讓笙笙感激你。”

寧承旭笑得更大聲,戲謔:“禦爺莫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竟然將我當時的思路,分析得絲毫不差。”

他剛說完,紀禦霆的眉峰驟然蹙起,冷戾瀰漫。

似年會意,立刻拿了棍子,往寧承旭的肚子上重擊兩下。

寧承旭咬牙悶哼,喉頭腥甜,嘴角很快淌下鮮血。

那雙湛藍鳳眸裡,難掩痛苦。

紀禦霆給自己倒了杯茶,細細品了一口,悠閒的欣賞他的表情,補充,“原本你以為自己計劃得很好,誰知道出現我這個變數,打算破罐破摔,將計就計弄死我。”

“你既然都猜到了,何必問我。”

紀禦霆倒上第二杯茶,“你跟笙笙之間,做了什麼交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