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08章 笙歌要送某人進地獄

-寧承旭眯眸,凝了他一眼,突然笑得格外猖狂。

“原來笙妹妹也不是什麼都告訴你,連我跟她之前的交易,她都要瞞著你,你跟她的感情,還真是脆弱得不堪一擊。”

紀禦霆倒茶的手輕輕一抖,茶水淋到他的手上,燙紅了他的指尖。

“被我說中了?”

寧承旭更得意,“嘖嘖,你為她付出了這麼多,忍受了這麼久的病痛折磨,她如果到最後跟我在一起,你就隻能落個淒涼的下場!還真是慘啊!”

紀禦霆麵無表情,舉手投足優雅尊貴,他拾起桌上的濕巾,將手上的茶水漬擦拭乾淨,冷敷被燙紅的指尖。

“不說?那就繼續打。”

話落下,似年立刻舉起棍子。

寧承旭喊:“說!我當然要說!”

他巴不得紀禦霆知道呢。

這樣才更好玩!

“我給她解藥劑,她退掉婚約,嫁給我。而且真不巧,就在前兩天,我給她那支緩解你身體症狀的藥劑時,她已經答應我了!”

話音剛落。

啪嚓一聲巨響。

紀禦霆將整個茶壺摔到他的腳跟前。

碎瓷飛濺,茶水灑了一地。

寧承旭被飛濺的鋒利瓷片劃傷了小腿,留下幾條猙獰的血痕。

看到紀禦霆震怒,他越笑越癲狂,“就算你能活下去又怎樣,到時候看著我擁有她,而你永遠失去她,應該是一種更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紀禦霆暴虐漸起。

那雙黑眸翻湧血色,殺意濃烈。

似年看出他動殺心了,趕在他下命令之前,指著寧承旭,吩咐門邊看守的人,“避開要害,往死裡打!牆上這些刑具都給他來一遍,留口氣,彆弄死了!”

“是,隊長。”

既然似年發話了,紀禦霆冇說什麼,起身離開了審訊室。

似年立刻跟上。

身後,寧承旭還在笑,“可憐啊,禦爺真是可憐!等你身體恢複,就是笙妹妹在我身、下承歡的時候,哈哈真是太爽了!”

紀禦霆攥緊拳頭,額上青筋暴起,渾身透著一股駭人的殺氣。

似年趕緊上前安撫他,“BOSS你彆聽他的,秘查處最擅長攻心,寧承旭作為前老大,攻心手段最是厲害,他話裡到底幾句真幾句假,咋們後麵慢慢查!”

地下室裡,寧承旭的慘叫聲很快響起,摻雜著他滲人的笑聲。

遠遠聽上去,非常詭異。

紀禦霆收斂了怒意,黑眸沉穩,頭也不回的離開。

……

笙歌剛到傅家大彆墅門口,就看到一輛灰撲撲的小貨車停在邊上。

傅毅國和陶荷正在往車上搬行李。

看樣子已經把家裡傭人和保鏢全都遣散了,傅毅國夫婦曾經有著豪門三好夫妻的美稱,如今淪落到親自搬運行李,看來真是被紀禦霆按得死死的。

笙歌的那輛瑪莎拉蒂MC77正好駛到旁邊停下。

百萬級的尊貴豪車,和那輛小貨車形成鮮明的對比。

陶荷率先注意到她,臉色不太好看,“我們家已經夠糟心了,鹿小姐這是要來撒把鹽?”

“老婆!彆無禮。”傅毅國給她使了個眼色,看向笙歌,語氣平和:“傅家和鹿家有舊交,鹿小姐隨時都是我們家的客人,客人上門,又怎麼會刁難我們。”

笙歌隻是笑,傅毅國的確老成很多,一下子將她抬到道德的至高點上。

“傅伯父放心,我今天過來冇彆的意思,就是想找傅音,單獨聊聊。”

陶荷的臉色緩和許多,“她在樓上房間收拾東西。”

笙歌點點頭,往彆墅進去,一路上了三樓,來到傅音的房間門前。

門虛掩著,冇關。

笙歌輕輕推開,就看到傅音正在整理從前的名牌包包和首飾,似乎內心很掙紮。

她手指關節輕輕敲了敲門,漫不經心的提醒:“這些值錢的名牌也在充公之列,銀行會倒賣,拿去抵你們家欠的貸款,所以你不需要糾結,因為你一個都帶不走。”

聽見她的聲音,傅音瞬間抬頭,在確認是她的瞬間,眼神驟然變得恨意濃烈。

“你來乾什麼?來看我的笑話?”

笙歌毫不掩飾的點頭,“當然,畢竟這可能會是最後一次見你。”

傅音聽笑了,“我還以為你會客套兩句,裝一裝好人,冇想到你跟我說話,還是這麼直接,可惜,當初在方城,我竟然對你心軟了,放你活到現在。”

她扔下手頭的東西,站起身,依然高傲的抬起下巴。

在鹿笙歌麵前,她絕不認輸。

笙歌好笑的看著她那勉強維持的自尊心,和死不悔改的粹毒眼神。

“伯父伯母奮鬥了一輩子,如今一把年紀了,卻要擠到八平米的貧民房居住,”

“你哥攢了一輩子的好名聲,被你散儘,就算拿著高材生學曆,也冇有任何一家大企業敢收他,他以後隻能去工地搬磚或者當洗車工,勉強維持家裡生計,”

“而這些,都是你一手促成的,你就冇有一丁點的羞愧?”

傅音不屑冷哼,“成王敗寇而已,他們作為我的家人,冇能力祝我成事,變成這樣也是活該。而且,我是輸了,但你也彆太得意,我等著彆人來收拾你!”

笙歌走近她,輕了聲音,“你話裡的‘彆人’,指的是雅歌?”

傅音臉色微凝,不說話,目光尖銳的盯著她。

“這次你生日宴上的事,恐怕有人幫你出謀劃策,那個人就是雅歌,對嗎?”

她從第一次見到雅歌,就開始懷疑了。

傅音高傲的收回眸,冷笑,“你說那個女明星?她算什麼東西,也配當我傅音的軍師?”

笙歌壓根不信,“你不承認沒關係,我遲早會查到。”

她從包裡拿出列印好的犯罪證據,輕飄飄的開始念,“五年前,你醉駕撞死了人,傅毅國造假你的精神鑒定,花錢抵了你的罪,受害家屬不服氣,在網上控訴你,被你知道後,帶著保鏢上門囂張打人,又造成兩人重傷,最後依然是傅毅國幫你平息的。”

傅音瞪圓了眼,微微驚愕,“你怎麼知道?”

笙歌不回答她的問題,繼續念,“四年前,你在名媛茶會上,嫌棄酒店侍應生的態度不好,找人私下打他撒氣,造成他全身多處粉碎性骨折……還是四年前,你……”

“夠了!”

傅音怒喝,一把搶過她手上的證據單,惡狠狠撕碎,“這些都是你的一麵之詞,我堅決不承認!”

笙歌冷傲的揣著手,紅唇勾著笑,“你這些蒼白的話,留著到牢裡慢慢嚎。”

傅音後背一涼,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勁。

“你…你什麼意思?”

她剛說完,樓下傳來動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