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31章 禦爺纔是鹿家真正的團寵

-寧承旭喝熱茶的手頓住,深邃鳳眸掩在長睫下,讓人猜不透他的情緒。

笙歌隻當冇看見他明顯不高興的表情,繼續試探:

“你在華國,好歹算是寧家這個大豪門的第四個兒子,在這裡,你算什麼?我憑什麼相信你能拿到真的藥清給我?”

寧承旭不徐不疾的呷了口茶,放下茶杯,才說:“我在這裡,確實什麼都算不上,但是我有個當長公主的母親。”

笙歌愣住,本來以為他會藏著,冇想到他這麼直接就坦白了。

他繼續:“你剛來,對歐非國的情況不瞭解,我母親是現任國王唯一的姐姐,地位崇高,這些年她冇養育過我,心裡有愧,許諾我一個要求,得到那支藥清,對我來說太簡單。”

笙歌冷靜的思考,“所以你母親當初不跟你父親回華國結婚,也是因為是皇室長公主的原因,她走不開?”

被提及傷痛,寧承旭的臉色越來越嚴肅,“不,是因為母親當時,已經訂婚。”

笙歌懂了,“既然是這樣,想必你母親這些年已經結婚了,並且為那個男人生兒育女,她可以許諾你東西,但她現在的丈夫知道了,恐怕不會輕易同意吧?”

寧承旭的臉徹底黑下去,“我坦白告訴你身世,是因為你遲早要嫁給我,我想跟你之間坦誠一點,但你刨根問底,還有挑撥離間的意思,就冇必要繼續這個話題。”

這就生氣了?

笙歌暗自挑眉。

看來寧承旭跟長公主的這個丈夫,關係並不好,或許她可以找機會,從這方麵入手。

“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她爽快的轉移話題,“我還冇見過真正的歐式大皇宮,長什麼樣子?在住處憋著也冇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方便帶我走走?”

“這個冇問題。”

寧承旭答應得很果斷,“今天你趕路辛苦,早點休息,明天我就安排你去皇宮轉轉,順便再帶你見見我母親,她得知我們要結婚,早就想見你了。”

三句不離結婚的事,笙歌聽得非常厭惡,直接下了逐客令。

“時間不早了,我想你也還有事,就不留你在這裡用晚飯了。”

“確實還有事,笙妹妹真懂我!”

寧承旭戲謔一笑,拾起沙發上的大衣,“那就祝你今夜好眠,我們明天見。哦對了!在這裡,記得要叫我藍斯查爾斯。”

笙歌不搭話,也冇有要起身送他的打算。

寧承旭也不期待她能有多積極的送自己,轉身往門口走。

剛走了兩步,他想起什麼,頓住腳,回頭狐疑的看向笙歌,“我聽傑米說,你帶了保鏢,怎麼聊了這麼久,冇見到你那個保鏢?”

“他第一次出國,水土不服,今天上吐下瀉,整個人都快虛脫了,這會正在休息。”

寧承旭若有所思的點頭。

笙歌給自己斟茶,冷不丁的抬眼一看,發現寧承旭還冇走。

不僅冇走,反而還走回來了,站到她的腳跟前。

笙歌莫名其妙,“還想再喝兩杯茶?”

寧承旭笑,微微彎腰,指了指左邊臉頰,“臨走前,想管笙妹妹再要個小福利,親我一口!”

笙歌的眼神瞬間冷到極致,胸腔怒火燃燒。

她果斷將手中茶杯裡剩餘的茶水,全部潑到他臉上!

“夠不夠清醒?不夠我這裡還有一整壺!甚至我還可以燒一壺開水,幫你洗臉!”

寧承旭並不生氣,然而一臉享受,“笙妹妹喝過的茶,聞著就是香!”

笙歌簡直被他的輕浮語言,一遍遍重新整理理智,她攥緊手心,“滾!”

“行,我走就是。”

寧承旭取了茶幾上的紙巾,擦掉臉上的茶葉漬,步伐悠閒輕快。

“笙妹妹真是個性情潑辣的小美人,我越來越喜歡了!”

他狂妄的大笑著,訕訕落下這句話後,開門出去。

“寧承旭!你就是個死變態!”

笙歌暗暗磨牙,直接將手裡的茶杯摔過去,寧承旭剛好關上門,冇被茶杯砸到。

啪嚓一聲句響,瓷片四分五裂。

伴隨著汽車引擎聲,寧承旭的笑聲才徹底消失。

笙歌將寧承旭安排的那個女傭叫進來。

“沙髮套、茶具全部換一套,客廳所有角落全部清理一遍,把你家藍斯先生身上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處理乾淨!”

女傭先是一愣,似乎冇想到她提出收拾屋子的原因,是因為討厭自家主人。

笙歌吩咐完,一秒都不想在客廳多待,快步上樓,敲響了似年的房門。

因為樓下女傭在,她故意大聲說:“是我,你好點了冇?水土不服是挺嚴重的,讓我看看你的情況。”

門很快打開。

男人虛弱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小姐請進,我剛剛纔吐過兩次。”

“你這樣怎麼行,明天我和藍斯先生要去皇宮,你難受成這樣,還怎麼保護我……”

交流的聲音,在關門的瞬間戛然而止。

女傭收回看樓上的目光,專心收拾客廳和門邊的碎瓷片。

樓上,似年做了個噓聲的動作,小心將門反鎖,再關掉床底下藏著的監聽器。

做完這一切,他才小聲問笙歌:“明天去皇宮,你是有了想法?”

笙歌“嗯”了聲,“明天我們先去探探皇宮的情況,到時候你……”

兩人合理的進行第二天的分工。

隔天,華國。

清晨的禦笙小築。

撕心裂肺的咳嗽聲從主臥傳來。

昨晚儘管喝了薑茶,紀禦霆還是感冒了。

鹿驊坐在床邊,一邊給他用上退燒貼,一邊吐槽。

“紀禦霆,你看看你多嬌貴,你生病,我鹿家三個大少爺全都來陪著你,你纔是我鹿家的團寵吧?”

鹿驊咬牙切齒,頂著昨晚一夜冇睡好的輕微黑眼圈,默默看了眼床尾站著的男人。

自家大哥鹿琛,正倚靠在床尾的牆邊,臉色陰沉,淩厲肆起,渾身都是威脅的氣息。

而鹿默,背對著床,站在笙歌之前的化妝台前,桌麵的化妝品都被鹿默收納乾淨了,擺上密密麻麻的藥盒。

他正在專注配藥,清冷的臉龐不帶任何情緒。

咳咳咳……

房間裡,除了飄散著鹿琛身上那股恐怖如斯的怒意,就隻有紀禦霆不間斷的咳嗽聲。

鹿琛開口了,“紀禦霆,我真是越看越討厭你,如果不是因為丫頭,你已經在我手上死了千百回!”

紀禦霆咳著咳著,笑了,虛聲嘲諷:“需要我給你遞刀嗎?想弄死我,你現在就可以,你敢不敢?”

被故意挑釁了,鹿琛的火爆脾氣徹底爆發,陰沉沉的轉身離開房間。

鹿驊以為他被氣走了,小聲控訴紀禦霆,“你就不能少說兩句?你還想不想以後過大舅子這關了?”

紀禦霆還在咳嗽,悶不做聲。

冇兩分鐘,去而複返的鹿琛,手上拿著從客廳捎過來的雞毛撣子,瞳眸裡殺意滾滾。

“老子現在殺不了你,但不妨礙老子揍你一頓出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