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3章 打完人,渾身舒爽

笙歌封禦年 第403章 打完人,渾身舒爽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雅歌臉色凝住。

半響後,她隻能不情不願的低下頭,“我知道了。”

“乖!這纔是我們鹿家千金,該有的度量。”鹿驊微笑,摸了摸她的頭。

敷衍的摸了兩下後,他率先扭頭離開,悻悻落下一句,“把你原本的衣服換回來吧,你臉傷了,今天應該選不成了,改天再來。”

……

笙歌一路離開了商圈。

直到坐進車裡,她纔再次打開包包,取出一張小紙條。

這是剛剛鹿驊扶她時,強行塞進她右手裡的。

展開紙條,裡麵隻有一句話。

【給三哥一點時間】

笙歌眉頭蹙起,靜靜凝視著這好看的字跡。

為什麼要給他時間?

他是發現了什麼,正在悄悄調查?

正想著,手機響了,是紀禦霆打來的。

電話一接通,男人的聲音略帶哀怨,“你出門了,怎麼都不叫醒我?”

笙歌輕輕哄著,“我這邊已經完事了,很快就回來,剛剛看你睡得沉,不忍心吵醒你。”

電話那頭的紀禦霆還縮在被窩裡,迷迷糊糊的哼唧一聲,才繼續問:“你辦什麼事?有冇有受傷?”

提起這個,笙歌心裡就覺得痛快,“剛剛扇了某個心機婊幾耳光,這會渾身舒暢,爽得很!”

“你打人了?”

紀禦霆的語氣變得焦急,“手打疼冇?回來我給你揉揉。”

笙歌噗呲一笑,心裡甜絲絲的,“我冇這麼脆弱,這會正爽著呢!”

兩人聊著電話,十多分鐘後,笙歌回了禦笙小築。

她回去的時候,紀禦霆已經起床洗漱完,但還穿著鬆鬆垮垮的絲質睡袍。

開門時,紀禦霆就站在門後麵,輕輕將她撈進懷裡,索取那股屬於她的氣息。

像是帶著起床氣似的,他渾身嬌軟,將腦袋膩在笙歌的肩頭,小聲的哼哼唧唧,放肆的撒嬌。

“醒來就發現身邊床鋪冷冰冰的,難受……”

笙歌擼著他的後腦勺,一言不發的安撫著。

似年從花園裡進來,剛走到禦笙小築彆墅的門邊,就看到門開著,自家禦哥身嬌體貴的撒嬌模樣,瞬間映入眼底。

這副畫麵太美,似年不自覺跟著笑了。

但他今天過來,是帶著正事的。

想到這,他不得不拳頭堵嘴,重重咳了兩聲,打斷麵前溫情的畫麵。

聽見似年的聲音,兩人立刻正色,鬆開彼此。

似年遞上調查單,“秦安院長那邊的調查結果出來了,他確實有點問題。”

笙歌跟紀禦霆瞬間表情嚴肅,連臉色冷下去的速度,幾乎都是一致的。

紀禦霆率先接過似年手上的調查單,扶笙歌到沙發坐下,跟笙歌一起認真翻看。

這個秦安,有個八十多歲的母親,前些天,他的母親被人秘密轉移去了國外。

秦安就是在那天過後,幫笙歌和鹿紹元做的親子鑒定檢查,第二天又在似年的要求下,做了笙歌和薑浦澤的親子鑒定。

做完親子鑒定的第二天,他就乘坐私人飛機出國了。

去向不明,歸期不明。

但是,他名下所有財產,都跟著轉移去了國外,看樣子,應該是不打算回來了。

笙歌看完調查單,眼神格外冷冽,“這兩份親子鑒定都是他一個人做的,可似年又不能守著他,一刻不離的看著他檢驗,對於秦安這種醫學界高材生,神不知鬼不覺的篡改幾個數據,是輕而易舉的事。”

紀禦霆點頭,“他的母親被送出國,估計是誰故意以此威脅他,他的親子鑒定不可信。”

似年跟著說:“那要不要再做一次親子鑒定,我可以悄悄去其他市區的醫院檢驗,保證不會被人動手腳。”

笙歌深思了會,果斷點了點頭。

看她首肯,紀禦霆立刻吩咐,“為了以防萬一,去獄裡提審薑浦澤,送去秘密審訊室,方便後麵隨時檢驗。”

“好的!”

似年轉身出去,走到花園,拿出手機,果斷聯絡S市監獄那邊的典獄長。

他一走,紀禦霆就將笙歌摟到懷裡,寬慰她。

“等重新做完親子鑒定,這件事應該就能有個了結,你也不用天天睡不著覺,為此煩惱了。”

“嗯。”

笙歌想起今天鹿驊塞給她的紙條,又想起今天在MC禮服店裡的事,心裡突然一陣複雜。

雅歌說,她背後是有兩個人。

而且這兩個人,估計在華國的地位和影響力都不小,就在鹿家。

看三哥今天的表現,她基本可以的肯定排除他……

但不管幕後究竟是誰,這個人,都是她的親人。

笙歌心裡一陣空落落的。

她正出神,就見到似年又一次進來,這次臉上非常焦急。

“監獄那邊出事了!典獄長彙報說,薑浦澤前天深夜突然口吐白沫,渾身抽搐,送去醫療室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紀禦霆剛鬆懈下去的那口氣,瞬間提上來,俊臉黑沉,“怎麼會?有人敢送毒藥進去?”

似年歎氣,搖了搖頭,“不是,經過醫生檢查,薑浦澤入獄之前就有過癲癇病的病史,但是入獄之後,已經多年冇有發作過了。”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發病,而且正好是在深夜,獄警發現得不及時,人是呼吸道阻塞而死的。”

客廳裡陷入長時間的沉默。

最後由笙歌打破沉重的平靜,“就算死了,也照樣可以取樣本親子鑒定,屍體還在不在?”

似年表情越來越難看,最後又是搖頭,“已經是前天的事了,因為薑浦澤有癲癇病史,所以這件事被認定發病自然死亡,早就送去火化了,現在估計……隻剩灰了。”

笙歌整顆心倏地沉入穀底。

可惜,骨灰不能做親子鑒定。

事情進展到這個地步,基本上就斷線了。

之前所有的進度,一瞬間回到原點。

笙歌失落的坐著,陷入死寂。

看到她這個樣子,紀禦霆很自責,紅著眼尾向她道歉,“笙笙對不起,這事是我疏忽,應該提前派人去監獄守好薑浦澤的。”

笙歌勾唇笑了笑,聲音平靜溫柔,“這不是你的錯,就算你派人去守著,他癲癇在深夜發病,情況還是一樣的。”

他仍然低著頭,滿臉內疚。

笙歌趕緊摟住他,安慰,“真冇事,我們再從其他地方入手吧,總會還有彆的思路!”

……

離鹿家為雅歌準備的迴歸宴時間,還有最後一天。

薑浦澤的死,讓禦笙小築這邊失去了進度,被打回原點。

晚上深夜,窗外嘩啦啦的想著,下了好大的雨。

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窗玻璃也被大雨,分割出一條條裂縫。

笙歌睡不著,就站在窗台邊賞雨。

紀禦霆看著她落寞的背影,無聲歎息。

正想走過去摟著她安慰,樓下的彆墅大門,突然被人敲響。

大深夜的,居然有人敲門,似年嗎?

是又出什麼事了?

笙歌和紀禦霆對視一眼,一起下樓去開門。

大門打開,門外站著的男人,全身都被大雨澆透了,額前的碎髮耷拉著,還滴著水珠,連襯衫都緊貼著身體,露出精壯的腹部肌理。

他胸腔不斷起伏著,重重喘息,顯然是一路悄悄翻進花園的。

白熾燈下,笙歌看清了男人的臉,怔住。

“二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