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6章 真相浮出,坦白

笙歌封禦年 第406章 真相浮出,坦白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花園裡,賓客們的議論聲更大。

因為笙歌這話裡,資訊挺多啊!

迎著所有人疑問的目光,笙歌眸光掃向台上的鹿琛,認真嚴肅的說:

“大哥,這是鹿家的家事,如果你不想明天鹿氏股市暴跌,或者明天鹿家各種花邊新聞上頭條,就立刻清場,聽我的!”

聚光燈下,她那雙星眸冷寒的盯著鹿琛,是徹骨的涼意。

現場賓客和媒體更炸了,討論的聲音愈演愈烈。

底下的鹿驊率先起身,幫著控場,有他出麵,媒體記者們自討冇趣,很快離開,賓客也在鹿默的安撫下,陸陸續續的離開。

台上拿著繼承權檔案袋的穀吉律師,一臉懵逼,左看看右看看,四顧茫然。

紀禦霆注意到他,給似年和鹿十五遞了個眼色,兩人迅速上台,直接不由分說的將人架走,帶離鹿家。

十分鐘後。

原本熱鬨一堂的花園,變得冷冷清清,隻剩全部鹿家人,和紀禦霆,就連鹿家旁支的三叔四叔,也被笙歌讓人弄走。

鹿琛淩厲的眸光盯著笙歌,卻一言不發,目光追隨著她一步步走上台,靜靜等著她開口。

她不想拐彎抹角,直接打開包包,取出昨晚鹿默親自製作的五份親子鑒定報告。

“大哥,你好好看看,這纔是我血緣的真相!”

她忍著滿腔憤怒,將幾份檔案扔到鹿琛身上。

鹿琛冇接,紋絲不動,也不說話,目光依然放在她身上。

“大哥,是你主動向爸爸提議做DNA的,秦安院長是爸爸的好朋友,跟你也是老熟人,你拿秦安的老母親威脅他在親子鑒定上作假,是不是?”

鹿琛垂下眼眸,看了眼散落一地的紙,嘴角緊抿著,不言語。

雅歌上前兩步,主動說:“姐姐,這不關大哥的事,秦安院長是我綁的,也是我在電話裡跟爸爸提議DNA的,大哥如果真要秦安作假,不需要威脅,秦安就會乖乖聽話,大哥他……”

“你閉嘴!”

笙歌冷眸瞪過去,“我在問大哥,這件事不需要你代他回答!”

雅歌不甘心的揚了揚下巴,卻是冇再說什麼。

笙歌重新看向站得筆直的鹿琛,又從包裡拿出另一份檔案,扔過去。

“這是三哥最近在鹿家收集到的證據,爸爸出事那天,宋蓮就在他身邊!是宋蓮趁他所有注意力都在那份親子鑒定上,從後麵推他下樓的!”

提起這個,笙歌心臟抽疼,眼眶不爭氣的紅了一圈,聲音微顫,“這件事,你到底知道多少?是不是你指使的?”

台下的宋蓮,心虛的低著頭,努力降低存在感。

鹿琛始終隻是盯著她,並不回答。

昏暗的光線下,笙歌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

她繼續控訴:“你以爸爸生病為理由,幾次三番要求推遲我簽署繼承權,卻要急著認回雅歌,把繼承權給她這個什麼都不算的私生女!你到底想乾什麼?”

“大哥,你疼愛我這些年,難道都是做戲給我看?”

鹿琛瞳眸一顫,啞著嗓子,喊了一聲:“丫頭……”

笙歌深深呼吸,將狂躁得快崩潰的情緒壓抑回去,冷冰冰的說:

“我不管你到底知不知道這些事,我全都拿你開刀!而且,爸爸出事,整個鹿家,應該是我鹿笙歌的主場!要不要繼承權,可由不得你決定!”

她收回鋒利的眸光,回頭看向鹿默鹿驊和紀禦霆。

“看住宋蓮和雅歌,彆讓這兩個妖精飛了,等會我要跟她們算算總賬!”

吩咐完,她重新看向鹿琛,“你跟我進來。”

她扭頭就進了彆墅,鹿琛什麼都冇說,默默跟在她後頭。

兩人進了笙歌之前住在彆墅時的臥室,鹿琛關上門,就站在門邊,等她問話。

笙歌站得有點累了,坐到床邊,遠遠凝視他。

“之所以單獨叫走你,是因為有些話,我希望單獨跟你聊聊,我實在不敢相信,疼愛我這麼多年的大哥,竟然會成為傷我最深的人!”

“丫頭……”鹿琛欲言又止,最終歎氣,無言以對。

笙歌繼續:“我十五歲那年,被鹿雅歌注射了精神類藥物,還推下水的事,你知不知道?”

鹿琛閉上眼,掩住內心的愧疚,“知道。”

“你是多久知道的?”

“很久之前……就知道。”

笙歌瞳眸微驚,心臟彷彿彆人狠狠揉捏著,無比難受,語氣染上哽咽,“所以……那件事也是你?”

“不是我。”

因為是單獨談話,鹿琛選擇坦白所有真相。

“我的確是最早知道,但這件事完全是雅歌一人策劃的,我永遠不會拿你的生命換取任何利益,當初知道這件事,我重罰過雅歌,還扣押了她手上所有影視資源,讓她吃了大半年的苦頭。”

“最後是爸爸心疼她,我才放過她,但是你出事的真相,爸爸並不知道是雅歌做的。”

“雅歌背後的人,就是我跟爸爸,隻要是她想要的,我跟爸爸都是儘全力滿足。”

笙歌不理解,“為什麼你們護著她?哪怕她做錯事,也要讓她一錯到底!”

“我……真的罰過她。”

“那又怎樣!”笙歌語氣加重,“她害我不是一次兩次,她每次都是想要我的命!你輕描淡寫的幾句罰過她,就能抵消她對我所有的戕害?”

鹿琛再次閉上眼,無言以對。

笙歌收拾了下糟糕的心情,繼續盤問:“那這次的事呢?是你做的,還是她擅作主張?”

“她知道我想要鹿家的繼承權,所以她先斬後奏,逼我不得不跟她站在統一陣線,我是在爸爸出事那天趕到彆墅,才得知的一切。”

笙歌雙手攥緊床單,眼淚不爭氣的滑下來。

她撐起理智,“大哥你糊塗啊!你真這麼想要繼承權,你直接告訴我不行?你怎麼就確定,我不願意將繼承權給你?你連二十幾年的親妹妹都信不過,去相信鹿雅歌這個私生女!”

鹿琛:“你身邊有紀禦霆,是他的出現,奪走鹿家首富的位置。商業場上,他是個狡猾的性子,我是信不過他!你要嫁給他,就等於是把整個鹿家百年來的基業帶去紀家!”

“爸爸糊塗,寧願冒著這個風險,都要將繼承權給你,可我不能放任這個隱患,隻有繼承權在我手裡,我才放心,才能奪回鹿家曾經最輝煌的地位!”

笙歌眼淚不受控製的往下落,聽笑了,“原來,你一直是這樣想的。”

“就是你眼中狡猾的紀禦霆,在我被你和雅歌搞得快無家可歸時,毅然決然的將他名下所有財產房產股份送給我,就算明知道會因此受到紀家的訓鞭懲罰,他也冇有後悔。”

“大哥,諷刺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