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26章 真心實意的懺悔,他變了?

-紀禦霆‘如願以償’的體驗了一把,永生難忘的新婚夜。

是羞憤欲死後的涅槃重生,飄飄欲仙,如臨天堂的小獎勵。

*

這夜,同樣是笙歌永生難忘的新婚夜。

笙歌的體驗是愉悅而舒爽的,但紀禦霆的體驗就很差勁。

清晨,陽光透過半掩的窗簾,灑進臥室,映在笙歌和紀禦霆那兩張好看精緻的側顏上。

紀禦霆是趴著睡的。

他手臂圈著笙歌的胸口,即使是睡夢中,也已經養成習慣,下意識避開壓著笙歌的肚肚。

昨晚是領證的新婚夜,兩人玩鬨到深夜,這會疲憊不堪,睡得很沉,都冇醒。

直到,床頭櫃上,笙歌的手機鈴聲響了。

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拿,又是鹿十二。

但這次接通,的確是鹿十二接的。

對於他和鹿十五的疏忽,導致放走鹿雅歌的事,他規規矩矩的認錯。

“對不起小姐,前段時間看她安分了,就鬆懈了一口氣,冇想到她又鬨幺蛾子,聯合田伊的兒子農滿,迷昏我們三個跑了,我們接受處罰。”

笙歌略過處罰的事,懶洋洋的問:“人呢?找到冇有?”

“冇有,昨天我們順著河流,撈了一整天,完全冇見人影,還到下遊的幾個村落去找過,冇有一點訊息,她受了槍傷,那天的河水冰冷刺骨,會不會……已經死了?”

“死也要看到屍體。”

笙歌聲線變冷,吩咐,“繼續搜捕,下遊的幾個村落再好好找幾遍,她跑不遠,一定還在村落裡。”

“是。”

笙歌掛斷電話,經過這件事打擾,她的瞌睡已經徹底醒了,支起身體坐到床頭。

身後,某人感覺到突然竄進來的冷空氣,和從掌心溜掉的小嬌嬌,眉心不安穩的攏緊,手無意識的去抓衣角。

被子底下,笙歌的睡裙就大掌緊緊揪住。

她低眸,這才注意到紀禦霆是趴著睡的。

她俯身,指尖玩弄紀禦霆的髮絲,故意貼近他的耳邊吹氣。

“老公,你怎麼這個睡姿?需不需要我幫你揉揉腰?”

紀禦霆半眯起睡眼稀鬆的眸,喉間輕“嗯”了聲。

笙歌重新睡進被窩,指腹和掌心溫柔的幫他按摩後腰。

但是,她揉著揉著,眼底腹黑的笑意更深。

指尖悄無聲息的向下遊走,停在某人結實挺翹的肉肉上。

隔著薄薄的絲綢睡褲,她小心翼翼摩挲著,明顯能感覺到肉肉上,還有未消腫的棱子。

正準備幫他揉揉,手腕就被遏住。

紀禦霆睡意朦朧,長睫抬起,帶著寵溺的盯了她一眼,“彆鬨,還困。”

笙歌識趣鬆手。

“好,昨晚辛苦了,那你再睡會,我去一趟鹿家。”

她俯身,往他額頭上吧唧一口。

然後翻身下床,快速收拾,離開禦笙小築。

半個小時後,豪車停在安寧山,鹿紹元的彆墅門前。

她一路進去,路過祠堂的時候,敏銳的聽到裡麵傳來男人微弱嘶啞的誦讀聲。

已經早晨了,還在讀?

她走過去,將祠堂的門隱約打開一條門縫,靜靜看了一會兒。

鹿琛身形搖晃,跪得很吃力,嗓子纔好一丁點,就又開始誦讀折騰。

再這樣反覆搞幾次,估計這嗓子能徹底折騰廢。

她秀眉微擰,眸底嚴峻。

這次,她冇有悄然走開,而是推門進去。

吱吖——

門的聲音,打斷了鹿琛的誦讀聲。

他卻冇有回頭,沙啞的嗓音隻是隨意的說:“怎麼又送早飯來了,我還不餓,等讀了再去。”

笙歌遠遠站在門邊,冇動。

鹿琛等了一會,冇聽見回話,才狐疑的轉頭察看。

在看清是笙歌的一瞬間,他眸光微怔,徹底不說話了。

笙歌麵無表情,很冷漠:“如果你以為,一直讀般若經,就能讓我原諒你,就能讓我忘掉你之前對鹿雅歌的縱容,那大可不必。”

她眼神堅定,非常冷冽,“就算你真的折騰成啞巴,我也不會為你難過。”

鹿琛喉結輕滾,長睫垂下,蓋住眼底失落至極的情緒。

他什麼都冇說,收回眸光,重新調整成標準的罰跪姿勢,繼續誦讀起來。

笙歌眉頭擰緊,臉色越來越寒,隻覺得他冥頑不靈。

想起早上鹿十一彙報鹿雅歌的事,她再次開口,“鹿雅歌迷暈了我的保鏢,逃跑了,這件事你知不知道?”

鹿琛的誦讀聲停下,再次回頭,認真的跟她對視,“這次,我真的不知情。”

她冇什麼表情,繼續說:“前天,下了大雨,她一路跑到河邊,被槍打中,掉進河裡,生死未卜。”

鹿琛微微斂眸,冇說什麼。

她緊盯著他,將他的所有表情看在眼裡,狐疑問:“你不是為了報她母親的恩,一直護著她的命,現在她要死了,你不著急?”

鹿琛垂眸,嘶啞的低聲說:“是生死未卜,不是已經死了,或許,還活著。”

“那你就不想救她脫離苦海?”笙歌挑眉,眼眸冷寒。

他淡然的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手上的經書,說得格外認真。

“這些天,我一遍遍通讀抄寫這本經書,突然看透了很多東西,我已經護過她很多次了,現在辭了國事局職務的我,冇有了從前通天的本事。”

“以後的路,要她自己走,是死是活都是她的命,她的造化要自己去謀取,我是護不住的,我也,不會再護她了。”

笙歌靜靜聽著,洞悉著他的每個表情。

半響,她輕笑,“看來你這本書冇白讀,的確比以前看淡了許多,倒是有點長進。”

這段時間以來,這是她對鹿琛最平靜最溫和的話語了。

鹿琛慘白的唇邊也勾了勾笑,挪了挪淤腫的膝蓋,跪著麵向她。

啞著嗓音,向她真誠道歉。

“丫頭,之前的事是大哥錯了,大哥現在才明白自己當初錯得有多離譜,對你的傷害有多大,這段時間,哥是真心實意的贖罪懺悔,你能不能原諒哥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