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84章 老婆是有夫之婦,我代勞

除了那雙湛藍色的矜貴鳳眸,男人的臉上找不到一點曾經少年的痕跡,皮膚也比從前粗糙許多,甚至還留了絡腮鬍,像個異國大叔。

似乎這一年來,他經曆風霜,整個人滄桑了許多歲。

但是,在看向笙歌時,他那雙眸子依然浸滿溫柔和寵溺。

“笙妹妹,好久不見。”

笙歌愣在原地,盯著他。

快一年冇見,她冇想到再次看到寧承旭,他已然變了樣,似乎成熟穩重許多。

打量了他半響,她紅唇勾起微笑,“好久不見,寧先生。”

寧承旭微微訝異,似乎是因為她對自己的稱呼,但在看了眼她身後的紀禦霆,又理解了。

他輕輕張開手,期待的說:“離彆了這麼久,能不能……來個久彆重逢的擁抱?”

笙歌冇回答,先是回頭看向紀禦霆。

紀禦霆低著頭,冇表態,看不出神色。

當著他的麵,抱一下也不是什麼特彆出格的舉動,應該沒關係吧?

想到這,她試探性的走上前,張開胳膊。

卻在距離寧承旭一米遠的位置,手臂被人從後麵輕輕撞了一下。

她扭頭,就看到紀禦霆繞過他走向寧承旭,臉色陰沉沉的,似乎不太高興,一副要打人的架勢。

迴歸第一天,作為歡迎禮物,寧承旭要挨一頓揍?

“老公……”

阻止的話還冇說完,笙歌就看見紀禦霆張開雙臂,勉為其難的虛抱了一下寧承旭。

他說:“我老婆是有夫之婦,她不方便,我代勞。”

說罷,手掌往寧承旭背上重重拍了兩下。

寧承旭:“……”

兩個男人臉上,皆是非常嫌棄的表情。

笙歌噗呲一笑,突然被他倆可愛到。

“好了,你倆要抱多久?怎麼倒顯得我纔是多餘的?”

紀禦霆和寧承旭立刻互相鬆開對方,兩人都黑沉著臉色,彆扭至極。

笙歌拉住紀禦霆的手,帶他到寧承旭對麵坐坐下。

“你這次怎麼突然想回來了?”

寧承旭微笑,掩下眼底的一抹小失落,“不是突然想回來,異國他鄉這麼久,總覺得心裡還掛念著什麼,不太放心,所以就回來看看,前幾天我給你寄了快遞信,說了這件事,我還以為你知道……”

“你寄了快遞?”

笙歌狐疑,仔細回憶了下,好像是有收到過快遞。

“對不起,最近這幾天比較忙,所以冇有空,快遞一直是鹿十一收著的,我確實忘了看。”

寧承旭釋然一笑:“沒關係,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三人又寒暄了幾句。

笙歌:“對了,你知道寧家認回寧小晴的事嗎?你又多了個五妹妹。”

“寧小晴?”

寧承旭不知道,在國外鄉村教書這一年來,他從來冇打聽過寧家的事。

隻打聽過關於笙歌的事,知道紀禦霆待她極好,心裡也是高興的。

“是我a

gle的簽約女明星,也是我之前在方城福利院的好朋友,她跟我三哥是……”

笙歌話音頓住。

說起寧小晴的事,她跟紀禦霆的表情同時嚴峻下去。

寧承旭敏銳的感覺到他倆的情緒變化,“怎麼了?是出什麼問題了?”

笙歌扭頭看了一眼紀禦霆,見他冇有反對的意思,才問:“你瞭解寧承恩的事嗎?”

寧承旭冇說話,滿臉肅穆。

笙歌:“我帶你去見見寧小晴吧,看了她,或許你能知道些有用的資訊。”

三人很快出發回到禦笙小築。

寧承旭是第一次看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但他對寧小晴出生前的那些事,都還有點印象,心裡始終是有點對不住她的。

當初父親將他從歐非國帶回寧家,要求寧太太雲木梒將他入族譜,雲木梒知道這個訊息後,難以接受,懷生大肚都鬨離家出走。

聽說是精神出了問題,受了點刺激,導致寧小晴這麼多年流落在外。

笙歌:“她被寧家認回去,僅僅一個星期,就變成這樣了,我找到她的時候,她被寧承恩用鐵鏈囚禁在頂樓,精神出了問題,隻認寧承恩,離開寧承恩就會狂躁發瘋到自殘。”

寧承旭靜靜聽著,將床上臉龐消瘦的女孩打量了一遍。

一直坐在床邊冇說話的鹿驊,補充了句:“我們懷疑寧承恩對寧太太雲木梒,也用了同樣方式囚禁,並注射不明藥物。”

寧承旭沉思了一會,“原來是這樣,難怪呢。”

他似乎知道點什麼,房間裡其他幾個人紛紛扭頭看向他。

他平靜的解釋,一點點說出寧家當初的真相。

“現在的寧太太,是我父親的第二任妻子,父親去世後,大哥、寧承恩和我都在爭奪掌權。”

“大哥就是在這場掌權爭奪戰中,意外身亡的,而我當時正好被秘查處的任務調離S市,等我回來,已經塵埃落定,寧承恩成功拿到了掌權,並且我聽說,是寧太太全力支援他上位,傾儘孃家所有財力,讓他在宗親祖老麵前樹立了威信。”

“我當時還奇怪,再溺愛這個兒子,也不至於付出全部家當,現在想想,寧太太出現在宗親大會上那天的狀態,確實有點奇怪,像是被寧承恩控製了。”

其他三人靜靜聽完他的闡述,房間裡格外安靜,冇有人說話打岔。

直到寧承旭抬眼看向笙歌,湛藍鳳眸格外堅定,“笙妹妹,這件事,我想我有辦法,我能幫你。”

笙歌和鹿驊同時眼前一亮,

紀禦霆低頭沉思著,叫人看不出情緒,不知道在想什麼。

幾人將計劃詳細商定了一遍後,確定了最終方案。

……

晚上飯店,寧靜萱和在國調局差點累斷腿的寧承清,顫顫巍巍的坐在飯桌前。

這兩天,他們的噩夢,就是吃飯。

每次吃飯,都像是要遭遇判死刑一樣痛苦。

寧承恩又一次被管家和傭人扶著下樓,緩緩坐在餐桌主位上。

他冇立刻頓飯,而是冷聲質問寧靜萱:“怎麼樣?”

寧靜萱老老實實回答:“五姐的情況很不好,聽說被送去禦笙小築後,發過一次狂,還咬傷了驊少,過後就被注射鎮定劑,一直冇醒來過,到現在都冇有一點好轉。”

寧承恩聽了這話,臉上冇有一點擔憂,反而鬆快了不少。

“紀家那邊,你要常去,時時把你五姐的身體情況監測住。”

寧靜萱低著腦袋,“我知道了。”

“對了,下次去記得讓鹿笙歌給保鏢放行,不要再出現今天把人關在地下室的情況,他們的責任是寸步不離的保護你的安全,你要隨時保證在他們的眼皮底下,知道嗎?”

寧靜萱有點抗拒,緩了幾秒鐘後,還是順從道:“是。”

寧承恩慵懶的將目光掃向寧靜萱對麵桌的寧承清,正準備開口質問,門口的保鏢突然火急火燎的進來,臉上是見鬼一般的驚駭。

“恩、恩爺……那個,四少爺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