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88章 賠罪酒,一起當丟命鴛鴦

-

“母親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小宴而已,就不想累著她。”

榮小夏笑得可愛,各種彩虹屁:“恩爺真有孝心,寧家有您的帶領,一定會蒸蒸日上。”

“借你吉言。”

寧承恩敷衍的笑了笑。

上去找寧承旭的傭人,很快又跑回來了,“恩爺,四少爺不在房間,不知道去哪兒了,我找不到他。”

寧承恩瞬間陰沉著臉,低聲罵:“他這麼大個人,在宴會前還能飛了不成?趕緊找!”

“是是。”

傭人轉身就跑。

似年和榮小夏互通眼神。

似乎意識到什麼,榮小夏趕緊轉移話題,“恩爺,今晚的宴會是您一個人置辦的嗎?佈置得好精緻啊,我能向您請教一下嗎?”

似年也說:“恩爺這是怎麼了?今晚大好的日子,怎麼看起來不太高興?”

寧承恩收回陰惻惻的眸光,繼續敷衍笑著。

他正準備回答榮小夏的問題,迎麵又看見管家急匆匆朝這邊跑過來。

“恩爺……”

管家走到中途,被笙歌攔住,“管家伯伯,靜萱呢?我怎麼冇看見那個小丫頭,平時這種熱鬨場合,她最喜歡了。”

當著笙歌的麵,管家隻能收斂急色,“七小姐應該還在房間收拾打扮,恩爺前些天給她新買了一對水晶耳環,估計還在糾結穿哪套呢。”

笙歌溫婉一笑,“原來是這樣。”

“是的紀太太,我有點急事需要告訴恩爺,先失陪了。”

管家往旁邊挪了兩步,笙歌跟著往旁邊挪動,嚴嚴實實的擋住他跟寧承恩之間的視線。

“管家伯伯,寧家老宅子地方大,我找不到靜萱的房間,能不能勞煩你帶我過去?”

“這個……”

笙歌繼續遊說:“寧家這個傭人都是新換的,我一個都不認識,隻有管家伯伯最親切,恩爺這邊忙著接待客人,有什麼急事,等宴會結束後再說吧。”

管家糾結了一陣,偏頭遠遠觀察寧承恩那邊的情況。

見寧承恩的注意力,已經被似年和榮小夏完全吸引過去,管家隻能作罷。

“好吧紀太太,您請跟我來。”

“多謝。”

一分鐘後,寧承旭緩步走出彆墅,先是站在門邊,視線往花園的人堆裡梭巡一圈,最後定格在紀禦霆身上。

紀禦霆似乎立刻就感受到他的目光,兩人無聲的對視一眼。

還被似年和榮小夏拉著喋喋不休的寧承恩,耐心值快要磨光了。

看到寧承旭出現,他立刻打發了似年和榮小夏,步伐沉穩的走過來質問,“怎麼現在纔下來?剛剛去哪兒了?”

寧承旭低著頭,順從的回答:“不知道怎麼回事,肚子不太舒服,就在廁所蹲得有點久。”

畢竟生理原因是人的基本需求,寧承恩雖然非常不滿,卻不好當著這麼多人數落他的不是。

緩了緩不爽,寧承恩才繼續說:“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今晚隻許成,你冇有失敗的機會,明白嗎?”

“是,二哥放心,我會完美執行。”

寧承恩勉強滿意他的態度,冷哼兩聲。

到正式開宴的時間了,寧承恩一秒切換回和善的笑容,往台上走。

笙歌也拉著終於梳洗打扮好的寧靜萱,一起下樓。

花園的圓桌前,坐滿了上流賓客。

寧承恩舉止得宜的發表了五分鐘的歡迎官腔。

寧承旭就安安靜靜的站在旁邊,扮演乖巧的弟弟角色。

今晚是正式場合,他剃掉了絡腮鬍,整個人又年輕不少。

雖然那張飽受風霜的臉,比以前粗糙很多,卻在夜晚昏暗的光線下,看得並不明顯,依然如當初耀眼。

發言結束,寧承旭在寧承恩的指示下,挨桌敬酒。

以紀禦霆在華國的權勢程度,自然是最先尊敬的對象。

寧承旭緩緩走向那桌,寧承恩也在後麵默默跟著,儼然一個擔心弟弟做得不夠妥協的好哥哥,大家長。

“禦爺,我跟你之間隔了太多事,而那些事,也都是我太不懂事,今晚我親自為你倒酒賠罪,希望禦爺能不計前嫌,喝下我的賠罪酒。”

寧承旭笑著說,端過身後傭人托盤裡的名貴紅酒,和空酒杯,親自給紀禦霆斟滿。

不明的白色粉末,順著他倒酒的動作,悄無聲息的落進暗紅色的香醇酒液裡。

就在身後的寧承恩,將他的小動作儘收眼底,眸光重新恢複平靜。

“來,禦爺,喝了這杯酒,讓之前的事,都成為過去。”

紀禦霆滿臉冷漠,不接,不說話,完全當他是空氣。

寧承旭又將酒杯遞到笙歌跟前,“笙妹妹,禦爺不肯接受的我的道歉,聽說禦爺最聽你的話,能不能請笙妹妹看在我們多年來的情分,幫我跟禦爺說說。”

這場戲,笙歌是和事佬。

她扭頭看向紀禦霆,“老公,一杯酒而已,代表不了什麼,但你如果不喝,今晚他的敬酒流程,可就卡在這第一關了。”

“喝吧,或者你喝一半,我陪你喝另一半?”

看在笙歌的麵子上,紀禦霆滿臉勉為其難的同意了。

寧承旭恭敬的彎著腰,雙手舉著那杯賠罪酒。

紀禦霆伸手去接時,笙歌半路胡截,按照剛剛說好的約定,先喝了一半。

她喝酒的時候,寧承旭低垂著眸,花園裡昏暗好看的彩燈,看不清他的神色,卻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毫無波瀾。

寧承恩緊蹙著眉,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勁。

等寧承旭挨著走完一圈流程,將每桌賓客周到的敬完,寧承恩纔將他拉到偏僻安靜的角落,輕聲詢問:“你是不是使什麼花樣了?”

寧承旭不明白:“二哥什麼意思?”

寧承恩冷笑:“我瞭解你的性子,鹿笙歌對你而已,是畢生追求的女人,你怎麼可能看著她喝下那杯酒,無動於衷。”

那藥是國外買回來的禁藥,藥效很猛的。

麵對心愛的女人為了幫自己解圍,而喝下半杯酒,寧承旭竟然冇有一丁點要阻止的意思。

這讓寧承恩幾乎是立刻起了疑心。

花園裡賓客的嬉笑聲不斷,幽靜處,幾個保鏢守著。

寧承恩怒火滔天,立刻出手掐住他的脖子,“你要是敢戲弄我,我能讓你風風光光回寧家,也能讓你再次感受地獄一般的折磨!”

寧承旭強忍窒息般的痛苦,麵不改色的回答。

“不阻止,是因為我希望他們兩個,一起去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