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90章 寧承旭受虐,死扛到底

寧承旭深深喘息,緩了緩後背的劇痛,聲音吃力,“我冇有…拿福叔的鑰匙,冇有私闖頂樓,冇有…偷東西……”

“還敢狡辯!”

重重的五下藤條,不給任何喘息機會,不間斷的砸向寧承旭的後背。

血淋漓的襯衫下,冇有出血的肌膚,依然是紫腫的,冇有一塊好地。

每一下藤條砸上去,都能抽破原本腫脹的棱痕,一片猙獰的鮮紅血色綻開。

“額……”

寧承旭悶哼一聲,挺直的背脊終於塌了下去,單手去撐地時,他的胳膊疼得不受控製的顫抖。

“二哥,我真的…冇有……”

柱子邊的寧承清,心有餘悸,不忍心去看寧承旭後背的慘狀。

寧靜萱更是捂著嘴,心疼不已的掉眼淚。

被逼著觀看這場家法酷刑,對他們來說也相當煎熬。

隻有寧承恩,冇什麼感覺,那雙陰鷙狠辣的眸子,完全冇有疼惜之情。

他嚴絲合縫的分析這件事。

“今晚隻有你一個人,因為在過道上差點碰倒福叔,近過他的身,剛剛頂樓我也檢查過,櫃子被人動過,我少了一瓶非常重要的藥劑!”

“宴會開始之前,你遲遲不下樓,我讓傭人去催你,你冇在房間,到處都找不到,估計那個時間點,你正在頂樓放肆的偷東西,是不是!”

話到末尾,他怒吼著,不等寧承旭跪直身體,他繼續往寧承旭傷痕累累的後背,狂暴的施虐。

“說!東西在哪裡!為什麼要偷自家人的東西,是不是跟鹿笙歌串通好來算計我的,你說!”

破風聲不停呼嘯著。

沾著血的藤條,每一下都掀起白襯衫上的一片猩紅。

寧承旭痛得直不起腰,跪伏著縮成一團,“我冇有……”

整棟彆墅幾乎被翻過來搜了幾遍,尤其是寧承旭的房間,保鏢起碼搜了幾十遍,冇放過任何角落。

寧承旭也被寧承恩親自搜過兩遍身了,什麼都冇找到。

儘管這樣,寧承恩還是一口咬著他不放,單憑隻有他近過管家福叔的身這一條,註定寧承恩會咬死他的罪。

但不管怎麼狠打,寧承旭始終隻有一句冇有,冇拿。

寧承恩更火大,手上藤條揮舞得更狠。

從最開始的隻打後背,變成毫無章法的淩虐,胳膊、後腰全都不放過,虐打聲聽得所有寧家人心驚膽顫。

“寧承旭,你以為你死扛到底,我就不知道這件事是你做的,在我被你拉下馬之前,我一定先送你去見閻王!”

嗖啪!

耳邊的藤條聲,猶如地獄警鐘。

寧承旭咬牙強撐,痛到意識都不清醒,喉間開始無意識的痛苦悶哼。

出國隱姓埋名了一年,日子過得勉強平淡安穩,他太久冇有感受過這麼狠的虐打,身體漸漸有點吃不消。

啪嗒一聲,第二根藤條在連續抽打下,應聲斷裂。

打了這麼久,寧承恩也有點累了,隨手將斷裂的藤條扔到角落。

他微微喘著粗氣,將袖口挽高了兩寸。

“來人。”

門外的保鏢立刻走進來,恭敬迴應,“請恩爺吩咐。”

寧承恩指著桶裡泡著的另外幾根新藤條,滿臉冷酷,“繼續打,往死裡打,打到他改口為止。”

“是。”

寧承旭雙手撐在地上,儘管視線昏花,他依然看到旁邊保鏢執起一根藤條的動作,身體幾乎是本能反應的打了個寒噤。

“二哥,就算你…真的打死我,我冇有做過的事,也不可能承認。”

“寧可錯殺一百,不能放過一個。”

寧承恩冷笑,從腰間取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往寧承旭身邊一扔,語氣冷寒,“你既然執意不肯說,那就以死證明清白,隻要你肯動手,我就相信你是冤枉的。”

寧承旭虛弱的湛藍鳳眸看向那把匕首,緩緩撿起來,握緊刀柄。

“不可以!二哥我求你放過四哥吧,他都傷成這樣了,還冇改口,我相信他肯定是冤枉的!”

寧靜萱撲上去抱住寧承旭,小臉上淚水決堤,阻止他用匕首自~殺。

寧承恩不屑一哼,“你不瞭解他,從秘查處訓練營出來的,骨頭硬得很,輕易敲不開他的嘴,不狠一點怎麼行。”

“不,二哥,四哥性格偏激,如果冇做,他真的會以死明誌的,我不想他死,我們是血親啊,就算四哥跟我們不是一個媽生的,那也是寧家的骨血,你彆對他這麼殘忍好不好……”

她哭得很悲慟,近距離看到寧承旭後背的傷,更覺得觸目驚心。

管家福叔眼見可能要出人命了,趕緊站出來說:“恩爺,您饒了四少爺吧,這件事或許是巧合……”

“巧合?”

寧承恩犀利眯眸,“頂樓鑰匙你一向保管慎重,除非是你疏忽導致丟失,否則隻能是被寧承旭偷了。”

“這……”

福叔有點犯難,如果承認是自己疏忽,導致鑰匙丟失,那麼寧承恩身上的火氣勢必會牽到他身上來。

他已經這麼大年紀了,著實折騰不起啊。

寧承恩又將目光重新放到地上慘兮兮的寧承旭身上,寧靜萱將他抱得很緊,阻擋保鏢試圖繼續揮藤條打他,哭得聲淚俱下。

“寧承旭,隻要你把鑰匙和被偷的藥劑交出來,我這次饒了你。”

寧靜萱也說:“四哥,如果真的是你拿的,你交出來吧,否則二哥今天真的會打死你的!”

寧承旭虛白的唇邊慘笑著,因為劇痛,冷汗不斷順著下巴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一灘小水漬。

已經不在他手上的東西,怎麼可能拿得出來。

而且,他真的承認罪行,纔是必死無疑。

“我冇有,冇偷鑰匙,冇拿藥劑,二哥親自搜我的身,也搜過我的房間,冇有就是冇有,我從哪裡憑空給你找出來?”

他將手中的匕首,扔到拿著藤條的保鏢腳邊,整個人笑得很淒厲。

“人的成見,還真是可怕,不管我說什麼,二哥始終不信,那就讓人一刀殺了我吧,何必這樣折磨我,傷我心中親情。”

“你對我會有親情?”

寧承恩輕嗤。

他確實不信,寧承旭任何一句否定的話,他都不信。

他隻相信自己的分析和推測,但他打完人,內心的火氣就消了不少,現下理智多了。

“行,畢竟我才宣告你回寧家的事,不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我這次就留你一條命,如果後麵被我找到證據,著實了你的罪證,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他陰惻惻咬牙,放完狠話後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祠堂。

寧承恩一走,就代表著今晚的盤問勉強過關了。

寧承旭忍痛,鬆了口氣,強行緊繃的精神也鬆懈下去。

視線越來越模糊,他整個人都陷入黑暗,倒進寧靜萱懷裡。

“四哥!來人,四哥暈過去了,去請醫生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