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5章 真相,某人涼涼的前夕

紀禦霆黑眸沉靜,眸光裡是勝券在握的淡定。

他瞟了一眼旁邊筆錄的似年,示意對方務必一字不落的記錄下來。

似年會意點頭。

李福開始交代:“恩爺確實囚禁了太太和五小姐,他在黑網上購買了一批藥,就是您手上的那兩支,但是具體藥品名稱和操作方式,我並不知道,我隻知道恩爺最初囚禁太太,給太太用藥,是為了得到寧家掌權。”

“恩爺就是因為有了雲氏集團的鼎力支援,才從幾位少爺手裡爭到掌權,恩爺說過,因為太太自從老爺帶回四少爺,還非要入族譜的事,本就導致精神出了問題,給她用點藥,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似年聽得心裡窩火,輕嗤一聲。

“他確實瞞得挺好,自從得到掌權,這麼幾年都冇被人察覺,如若不是因為他越來越放肆,敢對寧小晴故技重施,恐怕寧家頂樓的秘密,到現在都不會被揭開。”

紀禦霆臉色很沉,輕輕敲了下桌,語氣森冷,“繼續,寧太太的死,是怎麼回事?”

李福歎氣惋惜:“這件事我真不知道,洗塵宴後一天,恩爺隻是吩咐我帶人銷燬頂樓所有可疑的東西,太太真的是在深夜意外去世的。”

紀禦霆思量著,理了理軍裝袖口,看向似年,“你繼續聽著,所有交代的時間,地點必須儘量詳細精準,筆錄要完整,等會兒把所有人的證詞整理出來,交到我辦公桌上。”

“是。”

似年應答後,他起身離開了嫌疑室,又叫來了柒年。

“再去搜寧家,尤其是重點搜查寧承恩的臥室,書房,不能放過任何可疑的東西。”

柒年剛離開,他的手機就響了,備註是【親親老婆】。

看到這四個字後,他幾乎冇有猶豫,立刻接通。

“笙笙怎麼了?”

電話那邊的笙歌,語氣中帶著欣喜,“老公,小晴這邊的精神鑒定出來了,有明顯被催眠的痕跡,我將鑒定師的結果整理好了,現在在國調局門口。”

紀禦霆微驚,“你親自過來送證據檔案?”

“嗯,但國調局這種重地,好像不能隨便進吧?”

紀禦霆立刻下樓,往門口小跑過去,“你站在原地彆動,我馬上出來接你。”

他一邊跑,一邊聞自己的衣袖,試試有冇有明顯煙味。

來到門口,那抹熟悉的纖瘦身影正在來回踱步。

他三步並作兩步,迅速走過去,一把抱起小嬌嬌。

“昨晚辛苦你了,怎麼不多睡會兒?還親自過來跑腿送證據。”

笙歌:“三哥在實驗室守著小晴輸液,我反正在那呆著也是多餘的,順便就幫他把證據送過來了,你看看。”

紀禦霆隨意的瞟了一眼,抿唇笑:“很好,加上我手裡的人證物證,寧承恩囚禁人身自由,還非法催眠的罪,算是坐實了。”

笙歌雙手捧住他的臉,往他唇上印了個甜甜的吻,毫不吝嗇誇讚:“老公真不錯。”

紀禦霆擰眉,不太滿意。

“隻是不錯?”

笙歌也跟著挑起秀眉,“不然呢?再誇兩句,你恐怕尾巴得翹上天了。”

紀禦霆哼哼一聲,靠近她耳畔小聲說:“看來笙笙對我並不完全滿意,今晚回去保證服侍周到,讓你看看老公有多棒,給個五星好評。”

她噗呲一笑,美眸明豔好看。

紀禦霆:“快到中午了,笙笙第一次親自來國調局,我帶你參觀一下我的辦公室,再嚐嚐局裡廚師做的飯菜。”

笙歌點頭,任由他抱著。

兩人就這樣親密的進去,紀禦霆繞到了局子人少的後門,趁中午休息時間補一補二人世界。

*

下午的時候,去寧家徹查的柒年回來了。

這次回來,他在寧承恩的辦公室,有了新的發現。

紀禦霆正在檢視似年整理好的所有證據單,柒年將一塊被糖紙包裹的小東西,放在了紀禦霆的辦公桌上。

“禦爺,冇有在寧家發現跟寧太太意外死亡案件相關的可疑情況,但是,我發現了另一件重大事情。”

紀禦霆放下手頭的東西,將他遞過來的那小塊糖紙,拿到手上檢視。

打開,裡麵是一塊狀似冰糖的透明玩意。

在看清這玩意的瞬間,紀禦霆黑眸裡怒火滔天。

“難怪他性情大變,總是情緒起伏不定,竟然是沾了毒這種毀人的臟東西!”

柒年的表情也很嚴肅,整個辦公室的氣溫一度降到冰點,可怕駭人。

半個小時後,紀禦霆單獨去了趟郊外的秘密審訊室。

他渾身冷冽,戾氣濃烈,徑直略過關著寧承旭的單間,往裡走。

吱呀——

大鐵門打開。

雙手被分彆綁在木架上的寧承恩,緩緩抬起鳳眸,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嘴角帶著笑。

“看禦爺這架勢,像是來興師問罪的,看來,禦爺已經查明真相了。”

早在得知紀禦霆會過來的一刻鐘前,他就被人綁到木架上。

這架勢,顯然是紀禦霆非但不會讓他回去處理家喪,還要幫他親自鬆鬆筋骨。

紀禦霆一言不發的走上前,連帶著那股滲人的恐怖氣息,也在靠攏。

他抬手就是一拳打在寧承恩的左邊臉上,下手極狠,寧承恩的嘴角很快腫起一塊。

“你居然碰了毒,說,什麼時候開始的?”

事到如今,寧承恩無所謂的輕笑一聲,認真回憶了下,“好像……是從我剛升任副局那陣開始的吧?”

“那時候,你待我嚴苛,不管完成多艱苦的緝、毒任務,都得不到你一句誇讚,但如果做的不好,卻要挨處分,有時候心裡壓力大,覺得不平衡,就冇忍住,試了點。”

“這玩意,當真是恐怖,隻沾了一點,就再也放不下了。”

紀禦霆越聽越窩火,將似年整理好的證據資料的影印件,啪地一下全摔到寧承恩臉上。

“看看你做了多少孽,身為副局,你就不虧心?”

寧承恩望著淩亂散落在地上的紙張,無所謂的笑著,“做都做了,虧心能值幾個錢?我後悔了,可又有什麼用,你不可能放過。”

紀禦霆當然不會放過他。

尤其是知法犯法這一條,足以讓寧承恩從重判決。

他揪緊寧承恩的衣領,冷沉沉的問:“雲木梒,是不是你為了栽贓陷害寧承旭,故意殺害?”

這條罪名,最嚴重。

決定了他將來是無期,還是死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