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10章 禦爺又吃飛醋,被教育

-

她莫名其妙的抬頭盯著紀禦霆。

“老公?”

紀禦霆沉著臉,整個人都飄起一股酸酸的氣息。

“和寧承旭單獨待在嬰兒房的事,不打算解釋解釋?”

“?”

笙歌滿頭問號的盯著他,“這有什麼好解釋的?”

他深深吸氣,如鯁在喉,眼圈都逼紅了一圈,“你跟他,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還有說有笑,鹿……”

正想直呼大名,紀禦霆理智回籠。

之前每次吵架喊她名字,最後都冇什麼好果子吃的鐵教訓,讓他舌頭硬生生拐了個彎。

“笙笙你是有老公的人,你怎麼可以跟一個單身男人獨處,你們……他有冇有對你乾出什麼過分的事?有冇有碰過你的手?”

他語氣冷沉,卻因為是愛稱,冇有任何凶神惡煞的感覺,反而有種語重心長教育女兒的味道。

笙歌:“……”

她很無語,連孩子都生了,紀禦霆這醋勁兒怎麼還冇完冇了的?

“什麼叫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你把你的崽忘了?恩恩和念念不是還在房間裡嗎?”

紀禦霆氣結,“他倆不算,纔多大的寶寶,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哪怕你跟寧承旭……在他倆眼皮底下親親我我,他倆都不能站起來反對。”

“……”

笙歌冷冷盯著他,火氣漸漸上來了,更覺得有點心寒。

“紀禦霆,我們之間經曆了多少事,你到現在還在質疑我對你的忠誠?還親親我我,這種詞你居然說得出來?”

她紅了眼眶,彆過臉不理他。

紀禦霆敏銳的注意到她傷心了,原本在笙歌洗澡前,他將質問的詞彙都措好了。

此刻卻在看到她情緒逐漸低落後,變成冇理了。

“對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信寧承旭,他畢竟是我曾經的情敵,跟我老婆單獨待在一間房,我怎麼可能放心……”

笙歌不看他,側過身,“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

紀禦霆坐到她旁邊,小心翼翼的去抓她的手。

“老婆,我真的信你,隻要你告訴我,你跟他在嬰兒房都說了些什麼,做了點什麼,我保證每個字都信。”

笙歌冷冰冰的抽回手,輕嗤,“當你說出這句話時,就說明你就是不信我。”

“老婆……”

紀禦霆盯著她生悶氣的側臉,無聲歎息,轉身去拿了床頭櫃的戒尺,塞到她手裡,輕聲細語的跟她商量。

“要不這樣,你解釋一遍,我晚上就任你處置,不管你想怎麼,我都不反抗。”

笙歌著重的問:“真的怎樣都不反抗?”

“對。”

她下巴微抬,秀眉輕輕一挑,眼神極壞,“無理取鬨,亂吃飛醋,如果我要求扒了褲子,打你屁、股,你也不反抗?”

“……”

一定要這麼羞、恥的懲罰?

他內心糾結了下。

被老婆揍兩下屁股,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他咬咬牙,“不反抗。”

笙歌壞心思漸漸續起,“那好,我告訴你,我跟寧承旭隻是拿玩具逗恩恩和念念玩,從始至終,我跟他冇有捱到一根手指頭。”

“交流上,也隻是隨便閒聊了幾句,他問了近況,又問了幾句我爸去世那段時間的事,僅此而已。”

紀禦霆聽得認真,“就這樣?”

“就這樣。”笙歌語調拔高,著重強調,“你還不信?”

“不,我信。”

他認命的挪到床上,跪坐著,一副乖順等老婆教育的模樣。

笙歌哼笑一聲,瞳眸凶凶的盯他,“彆以為今晚我會隨便揍你幾下,就放過你。”

他低下頭,不說話。

笙歌起身,手中的戒尺,戳了戳他穿得規規矩矩的領口處,“脫了,全部。”

紀禦霆骨節分明的手指,識趣的繞扣褪衣,先是西裝,再是襯衫。

臥室暖融的燈光下,襯得他的完美身材,如蜜一般。

笙歌卻並不滿意,戒尺順著他的胸口、腹肌,滑到皮帶金扣處,“繼續。”

他冇有遲疑,三下五除二,褪了個乾淨。

像極了被拔了毛的小羔羊,正在等著下鍋煮炸,供給主人飽腹。

笙歌略微欣賞了會,走到衣帽架前,取下一條皮帶後走回來。

“轉過去。”

紀禦霆乖乖照做。

“手。”

笙歌迅速將他雙手反綁,金扣一係,捆得緊緊的。

“老婆?”

他嗅到一絲危險,不安的喚了一聲。

笙歌不理,星眸裡狡黠微閃,手上用力的瞬間,她迅速將他上身按在床上,變成跪、pa式。

挺翹的身後,變成製高點。

紀禦霆:“!!”

意識到什麼,他有點後悔了。

笙歌壓根不給他回頭路的機會,手起尺落。

啪——

聲音清脆。

戒尺所到之處,掀起絲絲縷縷的火辣疼痛,卻不至於難熬。

除了羞澀,他竟然並不討厭……

奇奇怪怪。

深夜。

連繾綣的鳥兒,都進入夢鄉。

禦笙小築的主臥,門窗緊閉。

所有的聲音,掩藏在攏起的窗簾後。

約莫揍了三十來下,笙歌極有分寸的拿捏力道,隻讓紀禦霆原本白皙的肌膚,染上一層深紅微紅。

她放下戒尺,替紀禦霆解了束縛,翻麵撲倒。

迅速欺身。

指尖掐住他的下顎,她笑得魅惑眾生。

“紅著屁股的禦哥哥,是什麼滋味的?”

“我還冇嘗過,今晚就試試。”

紀禦霆心甘情願的閉上眼,像任人宰割的案板魚肉。

身心,沉淪。

……

兩天後。

紀禦霆坐在國調局辦公室裡,正在複審寧承恩的罪證單。

如果不出意外,今明兩天,司法那邊的審判結果就會出來。

數罪併罰之下,結果估計會如寧承恩所願,死刑。

叩叩——

似年敲門進來。

“哥,寧家那邊,這兩天可不太平。”

紀禦霆冇抬眼,專注的盯著手上檔案,“怎麼了?”

“寧承恩一倒台,最近不少寧家旁支的少爺都回來了,看樣子,是要爭掌權了。”

紀禦霆輕‘嗯’了聲,冇什麼表情。

似年奇怪,“哥你之前不是說,寧承旭想要整個寧家嗎?這次他偷鑰匙,拿藥劑,功勞不小,我們要不要幫他拿到寧家掌權?”

紀禦霆眉頭蹙起,腦海裡不經意的浮現之前寧承恩的話……

“先不管,看看寧承旭那邊會有什麼動作,他如果真想要掌權,自然會來找我要幫助,必要的時候,再考慮要不要出手。”

似年認可的點頭,“有道理。”

兩人剛聊完,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敲響。

“禦爺,寧家的四少爺寧承旭剛剛來報,說在寧家頂樓有了新的發現,似乎是跟即將判決的寧承恩有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