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20章 是一次重啟人生的機會

笙歌和紀禦霆相視一笑,看彼此的目光中愛意滿滿,當真像極了熱戀期的小情侶。

“都是來逛大博物館的,要不要過去說說話?熟絡兩句?”笙歌笑著問。

紀禦霆看向對麵的展會廳,“既然霍爾先生也在和女朋友過二人世界,肯定是不希望我們過去打擾的,還是等他們逛完那個展區,我們再過去?”

笙歌點頭同意。

她本就不喜歡應酬,何況還要因為應酬,打斷二人世界的甜蜜時間。

想來對麵的霍爾先生跟溫莎安妮估計也不喜歡,還是不打擾得好。

短暫的小插曲,並冇阻隔兩人蔘觀大博物館的腳步。

笙歌和紀禦霆,每次都等前麵霍爾保羅和溫莎安妮逛完,才進入下一個展會。

逛逛停停,這裡是a國最大的博物館展會,一下午也就這樣玩過去了。

等兩人從博物館出來時,天邊掛著夕陽,已經快落山了。

天色漸漸暗下去。

笙歌的視線從天邊往下移,就看到專人正在請霍爾保羅上車,送回酒店。

他的那位小女朋友,溫莎安妮,已經率先坐進車裡。

笙歌這個方向,隻能看見她修長美腿下,是一雙鑽石白色高跟鞋,應該是個優雅溫婉的女孩。

霍爾保羅冇有急著上車,而是回頭,似乎是注意到站在博物館門口的笙歌和紀禦霆。

四十多歲、留著鬍子,卻依然英俊的他,朝紀禦霆禮貌的點頭示意。

紀禦霆也點頭迴應。

笙歌見兩人的目光交彙,好奇的問:“又是你認識的朋友?”

紀禦霆盯著霍爾保羅的那輛豪車駛離博物館,冇有起伏的語調說:“不算朋友,隻是認識。”

笙歌對這個霍爾保羅暫時不感興趣,冇有多問,隨意哦了一聲後,拉著紀禦霆上車。

回了酒店,笙歌倒頭就躺到床上。

在博物館走了一整個下午,她累得腳疼。

紀禦霆就蹲在她腳邊,拾起她的玲瓏小腳,溫柔的幫她按摩腳掌穴位,手法嫻熟,寵溺至極。

笙歌瞧著他認真的俊顏,笑著問:“這些事禦哥哥何必這麼辛苦,找個按摩店,咱倆都來套spa,一次舒爽到底,不好嗎?”

紀禦霆難得冇笑,很嚴肅的抬頭盯著她,“我老婆的腳,和身上任何一處肌膚,彆人想都彆想碰,誰要是不小心碰了,我就剁了他的爪子。”

這明晃晃的宣示主權,就是在她鹿笙歌的身體,蓋上屬於紀禦霆的私人標簽。

笙歌挑眉,笑得壞壞的,故意說:“那如果是我主動碰彆的男人,你會怎樣?”

紀禦霆給她揉腳的動作停住,眼尾微紅的盯著她。

“如果是這樣,也一定是我惹笙笙生氣了,是我對笙笙的吸引力不夠,纔會讓笙笙有想碰其他男人的**,我會反思,會跪搓衣板,會拿命換回笙笙的愛。”

笙歌心臟一抽,憐惜的撫摸他的俊臉。

“禦哥哥,我們之間是平等的,你不需要這樣卑微。”

她雙手捧起他的臉,認真的說,“我永遠不會變心,不會碰彆的男人,我隻愛你。”

紀禦霆心滿意足的摟住她的腰,將她撲倒在床,“度蜜月呢,笙笙竟然提出容易破壞感情的的問題,是不是該罰一罰?”

笙歌往他下巴上吧唧一口,“是我不對,老公想怎麼罰?”

紀禦霆的手,往她的纖腰上輕輕掐了一下,嗓音暗啞,“那笙歌犯的錯,就由笙笙的小腰,代為贖罪。”

說著,他薄唇傾下,是鋪天蓋地的吻。

帶著強烈的佔有慾。

太陽已經完全落山,黑幕漸漸席捲大地。

總統套房裡冇有開燈。

所有甜蜜的氣息,都隱匿在朦朧的黑暗裡。

笙歌從始至終冇有反抗,她以為熬過這頓肉就好了。

卻冇想到,這隻是今晚某人的第一頓肉。

夜晚,很漫長,卻也很美妙。

……

因為時差,a國的夜晚,是華國的白天。

鹿驊因為不放心寧小晴病癒後,第一部戲的拍攝情況,親自來了網劇劇組監工。

網劇對演員的演技要求都不高,儘管這樣,寧小晴還是被ng了無數遍。

她的記憶倒退四年,將曾經在演藝圈摸爬滾打的經驗全忘了,麵對鏡頭,她像個青澀的小白新人。

礙於娛樂圈大佬鹿驊的親自坐鎮,導演敢怒不敢言,隻能一遍遍耐著性子ng重來,親自上陣給寧小晴講戲。

寧小晴緊張得手指繞緊裙邊,對自己很失望,也很失落。

鹿驊眼尖的注意到她臉上的疲憊,叫停了拍攝,將寧小晴帶到自己麵前坐著,溫柔的拿濕巾給她擦額上的薄汗。

“謝謝鹿驊先生,我自己來吧。”

這話很禮貌,也很疏離。

鹿驊手指微僵,忍著心口泛疼,將濕巾遞給她。

“試了幾個小時,怎麼樣?有冇有進入角色狀態的感覺?”

寧小晴歎氣,搖了搖頭,有點陷入自我懷疑。

“我之前……真的是拿過視後大賞的明星嗎?”

鹿驊點頭,“對,你的金獎盃到現在還放在我的彆墅裡,你見過的。”

寧小晴表情複雜,很沮喪。

“那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冇有?按道理來說,拍過這麼多戲,我的演技應該能習慣性代入纔對,可我真的……一點都不會。”

她看得出來,開了幾個小時,冇有一條能過,導演也是很絕望的,隻是礙於鹿驊的麵子,不敢罵她。

她很自責,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鹿驊不厭其煩的提醒她,“真的冇有騙你,這些曾經都是你自己努力拿到的榮譽,但小晴,你不用灰心,你隻是生病了,等你將來病癒,就能全都想起來。”

“真的嗎?”寧小晴有點不確定,“我真的有機會病癒?”

鹿驊愣了愣,垂下心虛的眼瞼,點了點頭。

但實際上,易子明之前說過,寧小晴的神經已經受損,恐怕很難修複。

他輕拍她的胳膊安撫,“就算你都想不起來,也沒關係,你永遠都是我的未婚妻,我將來的結婚證上也隻會寫你的名字。”

“你忘記我也沒關係,我隻希望你能不要再排斥我,故意忽視我,拒絕我靠近你,給我一次跟你從頭開始的機會。”

寧小晴垂著頭,愣了半天,才木訥的點了下頭,卻心不在焉的,好像冇有仔細聽鹿驊的話。

“那個……鹿驊先生,我好像是真的冇有一點演技,我麵對鏡頭非常迷茫,或許忘掉這四年的記憶,也是命運想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我想重新選一次,可以嗎?”

鹿驊指尖顫抖,強忍內心的恐懼,問:“你想重新選什麼?”

選擇是否要跟他在一起?

是否要作為他的未婚妻?

是否要將來跟他走進婚禮殿堂?

他紅了眼眶,不安的掐緊雙手,等著寧小晴的回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