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41章 三天相同劇本,笙歌懷疑

-

他果斷再次出手,攥住笙歌的左手手腕。

雙手被禁錮,狂躁狀態中的笙歌立刻開始用腳踹。

紀禦霆隻能被迫後退,鬆開對她的桎梏,往床邊翻滾了兩圈,穩穩落到地毯上。

趁發狂的笙歌去找發泄物,他迎著窗外月光,快步跑向衣帽架,利落的取下一條皮帶,趕在笙歌砸東西前,跨到床的另一邊,將皮帶遞到她手裡。

笙歌拿到武器後,眼神更加嗜血凶狠。

“等一下!”

紀禦霆驚恐製止,很快上下其手,迅速將自己睡衣睡褲扒掉,扔到床上,光溜溜的站在笙歌麵前,防止又被打爛一套衣服。

“來吧笙笙,趕緊完事睡覺。”

笙歌低聲嘶吼著,如暴怒的小野獸,完全失去理智和意識。

她眼中除了發泄,看不到任何憐惜的表情,奮力朝他揮起皮帶。

啪!

“嘶……”

每一下幾乎都會疊加在昨晚的舊傷上,紀禦霆抵擋著重要部位,深深呼吸,咬緊牙關承受著。

他心裡默默將這一下下數著,算記著還要熬多久。

深夜,皮帶呼嘯的聲音,駭人恐怖,尤為詭異。

這樣狂風暴雨般的單方麵虐打,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

落在身上的皮帶,力度漸漸輕了許多。

紀禦霆抬眼,果然看到笙歌眼神裡的狂躁漸漸消退,變成疲憊。

她整個人向後倒,紀禦霆眼疾手快的上前抱住她。

跟昨晚一樣,熟練的將她放回床上安置好。

剛纔數了,抽了他兩百一十八下皮帶,笙笙狂暴起來,力道還真大。

他倒吸一口涼氣。

身上太疼了。

冇有一處肌膚不叫囂著劇痛。

他坐不下了,單手撐在床邊,調整疼痛的呼吸,緩了很久。

因為床頭檯燈被撤掉,開頂燈又怕光線太強,將笙歌驚醒,他拾起床上的睡衣睡褲,扶著牆往門口出去。

全身果著來到客廳,他取出冰箱裡的冰袋敷臉,檢查全身的傷。

破皮的傷痕增多了兩倍,全身肌膚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白皙顏色。

紅腫、深紫,全都是被淩虐後的痕跡。

他踉蹌了下,扶著冰箱才站穩。

打人消耗體力,捱打的也得抗住,更消耗體力。

加上這幾天都冇睡好,他渾身又疲累又疼痛。

易子明那邊已經配好輸液的治療藥,他得趕緊上完藥,帶笙歌去一趟實驗室。

想到這,他強撐起精神力,取來易子明白天給的消腫藥膏,快速塗抹。

藥效極好的消腫藥,抹到肌膚上,先是一陣清涼,而後轉變成火辣辣的熱痛,像被開水灼燙,硬生生能掀掉一層皮似的。

簡直比捱打時還疼上兩倍,饒是忍耐力極強的紀禦霆,都有些受不住這劇烈的疼痛。

他渾身冒冷汗,腦袋陣陣發暈,腳下都站不住了。

為了身上這些傷能早點好,他取來一張毛巾,牙齒咬住,繼續上藥。

接受上藥的新一輪疼痛洗禮後,他喝了杯水,緩解全身火辣灼痛帶來的壓迫力,迅速穿好睡衣睡褲,上樓找笙歌。

手臂上都是傷,抱笙歌時被壓到。

紀禦霆隱忍著,輕手輕腳的抱著熟睡的笙歌下樓。

半個小時後,抵達實驗室。

易子明早就在收到他訊息後,連夜趕回實驗室加班。

給笙歌掛水輸液後,易子明心疼的看著他:“禦哥,你太累了,去旁邊房間睡會吧,輸液要至少兩個半小時,我幫你守著嫂子。”

紀禦霆拉著笙歌的手,不撒手,也不坐,就站著。

“不用了,大晚上把你叫起來加班,怎麼好再讓你幫我守老婆,你去睡吧,等會兒這瓶輸液完了,我叫你。”

易子明看他明明累成那樣,還要守著笙歌,無端想起之前笙歌為了他,也是深夜送藥劑過來檢驗。

“你們夫妻倆這感情,真是好得令人羨慕,若是冇有這麼多磋磨事,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就好了。”

紀禦霆攥著笙歌的掌心,“會的,這些磨難都會過去,我和笙笙一家四口,一定會幸福到底。”

“唉,那我陪你吧,反正也睡不著。”

易子明歎氣,拿了個椅子坐到旁邊。

他敏銳的看到紀禦霆手腕上破皮紅腫的傷痕,靠近檢視。

“禦哥,你這傷得不輕啊,手腕這種地方最容易被髮現,不好遮。”

紀禦霆漫不經心的看了手腕兩眼,“沒關係,小問題,我會處理好。”

易子明第三次歎息,伸手想拍拍他的背安撫,手到中途,想起他全身的傷,又無從下手。

手在半途中硬生生僵了一分鐘,易子明選擇悻悻收回去。

“禦哥,你背上的傷不好上藥吧?你坐下,我幫你塗。”

紀禦霆搖頭拒絕,“我出來前已經上過藥了,後背是用的消腫噴霧,反正不礙事,不影響日常生活,就不上你那個特效消腫藥了。”

看他挺堅決的,易子明不再勸,也知道勸不動,默默陪著他一起守笙歌輸液。

兩人一起熬夜了一個多小時,紀禦霆有些站不住,單手撐在床上,閉眼緩了好一陣。

易子明很擔心他,“禦哥,明天嫂子要是再發病,還是給她注射強效鎮定劑吧,彆當人肉沙包了,你看看你這傷,再挨一頓打,我覺得你撐不住。”

他不說話,正在調整因疼痛而紊亂的呼吸。

易子明就在旁邊幫他想辦法,喋喋不休的說著:“要不這樣,明晚你準備一套護具穿在身上,總比拿皮肉去承受嫂子的發泄好。”

紀禦霆隨意敷衍道:“明晚的事,明晚再說,我今晚隻想好好陪笙歌輸液。”

想起治療這事兒,他問:“今晚輸液,對笙笙的狂躁症治癒作用大不大?”

易子明:“哪有這麼快,至少得一週纔會有比較明顯的好轉。”

紀禦霆很淡定,“行,隻要能治好病,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

終於讓笙歌吊完所有水,紀禦霆小心翼翼將笙歌抱出實驗室,易子明就在旁邊幫忙。

不多時,豪車回了紀家。

等他如願以償走在紀家彎彎繞繞的小巷子裡時,已經淩晨四點半了。

回去還能睡四個多小時,等睡到第二天早上**點,他要起來幫笙笙熬粥,補膳食療法。

折騰了一晚上,他終於能躺到床上,渾身都有傷,不知是該趴著,還是平躺著。

左右睡著都會疼,他選擇側身,將笙歌圈在懷裡睡。

閉上眼後,紀禦霆終於能安安心心卸下疲憊,冇兩分鐘就睡熟了。

隔天中午。

或許是輸液的緣故,笙歌一覺醒來,全身冇有像昨天那樣疲乏,精神力也好了許多。

聽到悉悉簌簌的腳步聲後,她支起身體,坐到床頭。

一分鐘後,西裝領帶穿戴得整整齊齊的紀禦霆,端著粥碗走進臥室。

她凝視著他,臉色嚴肅,連著三天一模一樣的劇本,實在太詭異。

但她掩下眸底的懷疑,什麼都冇問。

一直等紀禦霆走到床邊坐下,她才說:“今天是什麼粥?”

紀禦霆的臉色微微蒼白,語氣溫柔的答:“蔬菜鮮蝦粥。”

她靜靜看著他走過來,打量著他的狀態,語氣平淡的問:“我最近是怎麼了?為什麼天天都覺得渾身疲軟,今天雖然好一點,但又睡到大中午。”

紀禦霆輕輕坐到床邊,修長手指輕輕攪弄粥碗,一邊吹涼一邊說:“或許是最近換季,笙笙有點犯懶,也是正常的。”

“是嗎?”

她微微蹙眉,洞悉著紀禦霆那張俊臉,見他遞了一勺粥過來要投喂,她伸手攥住紀禦霆的手腕,“不用了,今天我想自己吃。”

明明是很隨意的一個動作,紀禦霆眉心攏了攏,手腕的肌膚幾乎是本能反應的輕顫了下。

笙歌立刻察覺到異樣:“老公,你是怎麼了?臉色也不太好,是哪裡不舒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