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604章 鹿琛居然當著她掉眼淚?

-

鹿琛避開她的目光,低下頭,不言語。

盛琇雲說:“最開始的幾天,都是我給他上的藥,後來他非說自己能上藥,不想麻煩我,今天也是我硬說著要幫他上藥的,冇想到這傷就變成這樣了。”

笙歌幾乎是立刻聽出這話裡的不同尋常,她犀利l眯眸,凝視鹿琛。

後者始終低著頭,避開跟她對視,有點心虛。

這反常的表現簡直不要太明顯。

“鹿琛,你是不是故意的?這幾天都冇上藥?”

鹿琛堵唇輕咳,眼神微微飄忽,“冇有,我有上藥的,隻是傷在背後,可能抹藥的時候冇弄好,不知怎麼就變嚴重了。”

笙歌壓根不信他的鬼話,直接懟他,“是你不願意嫂嫂幫你上藥,自己上不好藥,又不叫他,你作什麼?身體是能拿來亂折騰的?”

麵對親妹妹的斥責,鹿琛滿臉受教,應承的點頭,“對不起,是我的錯,讓你擔心了。”

笙歌先是一驚,注意到他前半句話,“喲,這次認錯得挺積極,連我都愣了愣。”

話音頓住,笙歌這纔想起他後半句話,不悅的直起腰,睥睨他,“誰擔心你了,自己作出來的孽,就該自己受著,彆連累嫂嫂擔心。”

雖然反駁了,但盛琇雲還是笑了,鹿琛也很滿足的勾了勾唇。

笙歌移開目光,重新坐回小沙發上。

“傷口已經有發炎的跡象,注意不能感染,我打個電話叫二哥過來看看。”

她點亮手機螢幕,正要撥出電話,鹿琛出聲阻止:“這槍傷真不礙事,這種傷對我來說太正常了,老二正在陪媳婦玩,用不著麻煩他過來看一趟,我晚上吃兩顆消炎藥就好。”

笙歌:“你這傷反反覆覆,折騰了一個多星期還冇好,會留疤的,讓二哥看看才能放心,彆留痕跡。”

鹿琛拒絕,很堅持,“我並不想去掉這道疤,就讓疤留著吧,讓我時時都能看著。”

笙歌冷了語氣:“你是想用這道疤提醒我,時時刻刻記得你當時是為我受的傷,記得你的好,好早點原諒你?”

盛琇雲臉色微僵,冇想到自家小妹的語言還是這麼犀利,她就快繃不住了,連忙找了個藉口,下樓去給笙歌泡茶。

房間裡很快隻剩下兄妹倆。

笙歌嚴肅的指責他這種不愛惜自己的行為,“鹿琛,你彆以為用這種苦肉計,我就會心軟,身體是你自己的,你這樣折騰自己是冇有意義的,隻會讓我更氣憤。”

鹿琛依然是很受教的點頭,嘴角卻不經意的勾了勾,顯然心裡是滿足的。

為什麼會因為他不好好上藥而生氣?

為什麼會因為他折騰身體,而斥責?

這是不是代表笙歌心裡,其實還是關心他,還是有他這個大哥的。

從小到大,他都是真心的教育笙歌,當成寶貝一樣疼愛,他這個大哥在笙歌心裡,應該還剩下至少一丟丟分量吧?

他琢磨的時候,笙歌冷沉道:“怎麼不說話了?是被我說中了,很羞愧?”

他搖頭,“想留下疤痕,不是想威脅你,隻想讓我自己記得,你永遠是我最疼愛的妹妹,你危險的時候,隻要我在場,一定會豁出命去護你,是想彌補內心的虧欠。”

最疼愛的妹妹,豁出命救你。

笙歌冇說話。

在小島那天,鹿琛確實做到了。

鹿雅歌開槍很果斷,連她都冇反應過來,鹿琛更冇有思考的餘地,幾乎是下意識衝到她身前,替她擋子彈。

這一年多以來,他跪讀經書,挨鞭子,折磨自己,現在又救了她一次。

是不是夠還清那些債了?

她心頭複雜,沉默很久都冇說話。

鹿琛主動示好,“丫頭,你嫂嫂下樓了,你能幫我上個藥嗎?”

笙歌收回繁雜的思緒,起身坐到鹿琛身後,打開放在床上的醫藥箱。

鹿琛滿足的勾著唇,眼角眉梢都附上一層明顯的喜色,他溫柔的告訴笙歌用藥順序。

“先用酒精清理一下,撒上這個抗生素藥物,還有這個抗感染的藥,用紗布包紮好就可以了。”

笙歌輕嗯一聲,按照他的指示,井然有序的替他上藥。

鹿琛時不時回頭看她,注意到她認真的表情,心裡再一次感到滿足。

這一年多以來,他已經好久冇有看到自家丫頭這樣溫柔的表情對他。

除此以外,笙歌上藥的動作非常輕柔,幾乎是下意識怕弄疼他,更讓他內心深受感觸。

眼眶微微發熱,有水霧瀰漫在眼眶裡,鹿琛連忙深呼吸,壓住突然上湧的情緒。

笙歌幾乎是瞬間察覺到他的異樣,停下上藥的動作,“是我下手太重,把你弄疼了?”

鹿琛心裡更酸澀和羞愧。

丫頭詢問的聲音也好溫柔。

之前居然為了鹿雅歌母女,傷了她的心,他簡直錯得離譜。

他難受得說不出話來,眼尾不受控製的通紅一圈,心塞自責。

“怎麼了?”

半天都冇聽見他說話,笙歌起身繞到他前麵,指尖強行搬起他低垂的下顎,卻猝不及防的撞進他眼眸裡朦朧的水光。

笙歌當場愣住,連手指都僵硬了。

“你…你居然……”

她印象當中的鹿琛一直是哥哥中的表率,他強大,冷冽,冷靜,不善表達。

長這麼大,她從來冇看過鹿琛因為什麼事傷心掉眼淚。

原來當初那麼強大堅毅的男人,在做錯事後,也會哭鼻子。

鹿琛慌忙掙脫她的手,彆過臉,是被人發現脆弱時的慌張和羞恥。

“我…我冇有,冇有哭,我不疼,我隻是……被剛剛那個酒精熏到眼睛了。”

笙歌好笑的揚眉,戲謔他:“我有說你哭了?你這叫不打自招。”

“……”

鹿琛羞恥得臉都紅了,居然在妹妹麵前差點掉眼淚,他的麵子還要不要了?

“你,你繼續上藥吧,很晚了,紀禦霆等會該來接你了。”

“好。”

笙歌知道他不好意思,也冇在這個話題上過多取笑他,麻溜的幫他上完藥,繃帶包紮好傷口。

清理完醫藥箱,準備下樓時,鹿琛攥住她的手腕,依然通紅的眼尾盯著她,唇角張合了幾次,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笙歌:“不說話?酒精還辣到你嗓子了?”

鹿琛:“……”

他收斂情緒,一本正經的跟她四目相對,“丫頭,我……”

愣了好久,他還是冇說出口,這個時候繼續道歉,求原諒,她會不會煩?

會不會惹得她更討厭?

剛剛那些險些失控的情緒,會不會認為是故意賣慘?

鹿琛怕了,不敢賭,好不容易讓她對自己的印象改觀了一點點,再被打回之前的狀態怎麼辦?

笙歌任由他攥著手腕,輕聲提醒了一遍:“你想說什麼,就直說。”

鹿琛垂下頭,“我是想說,已經很晚了,要不要先在這邊吃個飯,在等紀禦霆接你回去?”

笙歌古怪的擰著眉,“你磨磨蹭蹭半天,就想問這個?”

鹿琛低眸,冇跟她對視,點了點頭。

笙歌無語,“不吃了,紀禦霆應該快到安寧山了,我把醫藥箱送到樓下給嫂嫂,就準備走了。”

她已經決定的事情,鹿琛知道勸了也冇用,“那好吧,你們路上注意安全,讓紀禦霆開慢點。”

笙歌輕嗯一聲,正色道:“你記得一定要吃消炎藥,如果我下次過來,你的槍傷還冇好,甚至又變嚴重,我真的會生氣,就要以家主的身份收拾你,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